安泽量化投资联盟

不差钱的风投们,为何开始变得谨慎?

宇纳资本 2019-10-15 11:48:08

对于投资市场来说,2018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年。 4月2日,饿了么被收购,作价95亿美金。不久前,ofo宣布融资17.7亿元……

后期的、成长型企业受到了风投市场更多的追捧,而初创企业面临的融资难问题,似乎比以前要更加严峻。数据显示,2018年1月,公开披露的融资案中,亿级124起,千万级176起;2月,亿级52起,千万级85起;3月,亿级83起,千万级130起。


事情的另一面则是:早期、百万级融资事件反而比后期、亿级的要少。同期,分别只有55起、35起和45起。


云投汇创始人兼CEO董刚表示:“这一寒冬还没有过去。”


资本寒冬到底过没过去?


近一年来,区块链始终是风投圈的关注焦点。有的风险投资机构喊出“All in”的口号,生怕错过这波风口。在恐慌与投机心理夹杂下,这也被认为是创业者、投资人避寒心理的另类映照。


  故事还要从几年前说起。


2014年年底,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华晟资本合伙人杜永波发现老虎基金、DST不怎么投案子了,“一流风投开始收手了”。同年九月,老虎基金创始人Julian Robertson表示,泡沫会以“非常糟糕的”方式破裂。 


  资本寒冬,就这么猝不及防的袭来了。


2015年7月,A股跌破4000点。当年年底,以O2O为代表的创业企业出现倒闭潮。与此同时,面对岌岌可危的创业企业,投资机构出手愈加谨慎。


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VC(早期投资)投资案例数同比下降33%,投资金额同比下降12.5%,包括天使和VC在内的早期投资市场上半年投资活动密集度下降。


正式从这一年开始,资本寒冬一直持续到了现在。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认为,资本寒冬指的是一种心态。


在他看来,2016年底,已经基本解除警报,2017年已经回到敢于投资的轨道。

这种敢于投资,首先体现在去年的投融资数据上。相比2016年,2017年国内投资事件数量及投资金额均有明显增长,其中投资金额达到历史最高点,直逼万亿人民币。


接受创头条采访的投资人中,绝大多数认为当下不存在资本寒冬。


“有一些(产业)略微传统一点,比如装备、能源、汽车等,能感受到周期波动变化,但并没有看到大范围的不景气问题。毕竟我们接触的都是各个行业里最新、最有活力的那部分企业。”清控银杏合伙人程鹏说。


风投市场并不缺钱


连续创业者、挖草创始人何晓东表示,创业者其实都知道,投资机构并不缺钱。

据VC SaaS数据显示,2016年虽是寒冬之年,但国内基金募资金额达到历史高峰,2017年虽有所回落,但募资金额仍接近万亿人民币。


具体到风投市场,“政府、大机构都在风险投资领域布局了很多资产,市场资金充足。”远镜创投创始合伙人杜宇村说:“VC玩家类型越来越多,从美元基金,到人民币基金,到政府引导基金,到上市公司合投基金,还有互联网巨头、实业企业在做投资。”


“资本募不到钱了才是真正的资本寒冬。”腾业创投合伙人孙敬伟表示,中国现在投资的渠道少,国家也重视,越来越多的钱往风投市场聚集。


虽然热潮已经消退了,但投到市场的资金,还是不断上升的。“一个项目(融资)之后(风投)跟风而上,其实还是钱多。”孙敬伟认为。


受银行资管新规影响,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清科集团创始人倪正东相继提醒创业者要有融资的危机感。他们认为今年下半年资金会趋于紧张,但上半年前景依然很好。


规避风险才是王道


不过,虽然还是“不差钱”,却现在已是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互联网平台类创业机会变得越来越少,线上流量红利正在快速消失。”“整个产业环境从大的层面没有找到大机会,人工智能、新零售这些只是局部的机会,而且2017年局部机会显得更窄。

2018年创投市场进入新常态,短期内估值飞涨的企业会越来越少,这种状态会持续很长时期。


2014年智能硬件、消费升级,2015年视频直播、P2P,2016年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消费金融贷、生物医药,2017年共享经济、消费金融贷、人工智能,2018年区块链。2014年至今,大家在不同的热点之间不断调转方向。


下一个风口在哪里?谁都无法预测。


风投机构也在跟着市场环境改变而不断调整投资风格


有创业者表示:“现在投资人都很谨慎,因为前两年怕了。现在他们对创业项目的判断是求安全系数的。”


仔细研究下区块链热潮就能看出其中端倪了。对于区块链,风投圈表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一小戳人近乎疯狂,其他多数风投机构则按兵不动,并且圈内逐渐出现不同的批判声。


很多成长比较稳定的投资机构,对区块链的投资都比较保守,倾向尽量不碰或者观望状态。真正入场的投资机构不多,深度参与的则更少,大多数只是关注。


风投机构的理性,可见一斑。


从全球的数据来看,真正赚钱的企业其实就是头部的几家。中国虽然是后发市场,经历野蛮生长、百舸争流的过程后,最终也要经历类似的阶段。


集中效应不仅体现在被投企业层面上,还体现在投资阶段的变化资金在向后推移,更多流向了VC、PE(晚期投资)。

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7年,经历了从天使轮融资事件多于A轮融资事件、到天使轮与A轮持平、再到天使轮少于A轮的过程。2017年,泛A轮融资事件占比达到34.49%,超过天使轮26.47%的占比。

此外,2017年投融资额度平均数创造历史新高,呈现指数级上升。在去年融资事件数量没有爆发式增长的情况下,侧面反映出2017年后期投资异常火爆。


市场环境如此,风投机构变得理性与谨慎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当资本以归避风险为基本原则,创业市场将会何去何从?

本文来源:创头条

版权声明:部分文章的推送未能及时取得原作者的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以表歉意,谢谢配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