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量化投资联盟

金融机构违反投资者适当性义务的民事责任(下)

律谋士 2020-09-17 14:58:41

接上篇

l  违反投资者适当性义务的民事责任

(一)民事责任的性质

关于违反投资者适当性义务的民事责任的性质,根据当事人选择的请求权基础不同,可能是缔约过失责任,或违约赔偿责任,也可能是侵权责任。

根据投资者适当性义务要求,金融机构应在缔约前尽到相应的告知、说明和信息披露义务。如果经营机构故意隐瞒与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的情况,投资者可以依缔约过失责任主张金融机构进行赔偿。但缔约过失责任仅适用于合同不成立、无效、被变更或被撤销等情形。

对于已经缔约,投资者认为金融机构违反合同所约定的信息告知、风险警示等内容而要求金融机构承担赔偿责任的,属于违约赔偿责任。如前述案例一,原告即选择违约请求权基础,认为被告违反了基金买卖开户协议,要求银行对其基金产品的损失进行赔偿。对违约赔偿责任的认定,应结合双方合同约定,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予以审查。

投资者还可以以金融机构违反前述相关法律法规或规章规定的投资者适当性义务而要求金融机构承担民事责任,该责任的性质属于侵权责任。随着立法的不断完善,投资者适当性义务已经成为金融机构的法定义务。如《证券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首次明确,经营机构履行适当性义务存在过错并造成投资者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法律责任。该法律责任的性质就是侵权民事责任。从一定意义上看,侵权民事责任较之缔约过失责任和违约赔偿责任,更容易使投资者获得权利救济,也是投资者更多采用的请求权基础。

l  侵权民事责任的法律要件

1、适用过错推定原则。违反投资者适当性义务的行为属于证券侵权行为。为了充分保护投资者的民事救济权利,我国司法界将证券侵权行为视为特殊侵权行为,适用无过错和过错推定的归责原则。最高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中,对虚假陈述行为的发行人适用无过错原则,对其他公开责任人适用过错推定的归责原则。《证券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经营机构与普通投资者发生纠纷,经营机构不能证明其履行相应义务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可见,对违反投资者适当性义务亦是适用过错推定的归责原则。在案例三中,判决认定为强化专业金融机构的责任,即使普通投资者存在轻微过失的,亦不触发过失相抵原则的适用。

2、适用因果关系推定原则。由于证券市场存在投资主体广泛性、相对不确定性以及交易适度投机性等特点,因此,当证券侵权行为发生时,哪些投资人的投资损失与侵权行为具有因果关系,不可能完全像实体经济领域那样,运用直接原因规则或者相当因果关系规则予以判定,更多的是采用美国法学界的市场欺诈理论和可反驳的信赖假定,运用推定因果关系规则认定因果关系成立。最高法院在《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中,亦是采用该原则。在金融机构违反投资者适当性原则的侵权责任因果关系中,也应当适用因果关系推定。即投资者不需要证明因果关系,只要证明金融机构存在违反投资者适当性义务的违法行为即可。如前述案例三,二审判决认定金融机构的不当推介行为与投资者的损失之间具有相当因果关系。

3、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在适用过错推定原则和因果关系推定原则时,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即由金融机构承担证明其充分履行投资者适当性义务而不存在过错的举证责任。在违反投资者适当性义务的民事责任四要件中,即被告过错、违法行为、投资者损失、因果关系中,投资者的举证责任只要求违法行为和所受损失两个要件,主观过错和因果关系这两个要件的举证责任基本上在被告。《证券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了举证责任倒置,该做法与《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的原则也是一致的。

4、免责事由。适当性原则的关键在于金融机构需要掌握客户的正确信息。当金融机构履行尽职调查义务时,如果投资者没有提供必要的相关信息,则不视为证券公司违反义务,也就不承担相应责任。当投资者提供虚假信息致使证券公司做出错误建议时,只要金融机构能够证明自己执行职务行为履行了应参照的行为准则,就视为无过错,就应由投资者自负其责。其次,在金融机构承担尽职调查和风险披露义务的情况下,投资者明知其所购产品超出其风险承受能力而依然要求投资的,由投资者自负其责。如前述案例一、案例二均是此种情形。

5、损失赔偿的确定。金融市场的特殊性决定了当侵权行为发生时,确定金融机构违反投资者适当性义务的侵权行为与投资者损失之间的损害赔偿范围应考虑以下因素:其一,区别投资者的损失是对方侵权行为造成的,还是证券市场行情变化的自然结果;其二,区别投资者的损失是对方侵权行为造成的,还是投资者自己的投资判断失误造成的;其三,侵权行为发生后,如果市场行情发生有利于投资者的变化,投资者是否采取了止损措施,如果能采取而未采取,则投资方扩大的损失就与侵权行为没有因果关系;其四,在确定投资者的损失时,要考虑投资者当时参与证券交易的目的,必须按照当时的交易目的确定其损失等。如前述案例二,判决认定投资者的损失主要是其自身对产品投资判断失误所致。在实际诉讼中,应根据不同的情况确定损失计算的方法,损害后果的举证责任在投资者。


文章改编来源网站http://www.lawtime.cn/article/lll115924326115929420oo484998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