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量化投资联盟

【晟融读书会】机构投资的圣经:史文森《机构投资的创新之路》(捐赠基金的目的3、4)

中海晟融 2019-08-20 07:41:26

本文节选自大卫・F・史文森(David F. Swensen)享有盛名的著作——《机构投资的创新之路》,主译张磊。

编者按——作者大卫・F・史文森(David F. Swensen)在本书中将多个投资领域生动地展示在读者面前,并将自己管理耶鲁基金的感受和经验无私地奉献给了读者。在我们这个突飞猛进的时代里,金融市场上的竞争态势越来越激烈,史文森的这本书无疑可以帮助机构基金经理构建成功的投资框架。


捐赠基金的目的


捐赠基金的目的(3)


联邦政府支持学术研究的案例

在私立教育机构发展过程中,依赖政府资助的利与弊始终存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研究型大学的地位上升,许多学者将其归功于这一时期联邦政府加大对高等院校研究活动的支持力度。但是,政府支持也产生了负面影响,大学管理的灵活性普遍下降,这种情况在20世纪70年代逐步凸现出来。

通过对研究型大学的深入考察,休·格雷厄姆(Hugh Graham)与南希·戴蒙德(Nancy Diamond)认为,联邦政府对研究活动的支持导致“政府过多地卷入教育机构中、过分强调专门的研究,政府对私人部门进行监管的趋势开始出现”。

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联邦政府的监管缓慢但稳步渗透到高等院校的各个方面:大学教职员工的雇用、提升与解聘以及研究工作、招生、有毒废物的处理、人类和动物研究、残疾*益、管理者的工资与薪水、养老金和福利政策、大型设备的购置与管理、资料保管、体育运动的推广、资金筹集和某些课程的设置等。总之,政府的影响无所不在。

政府对高等院校的监管导致教育机构成本增加、官僚主义作风盛行。哈佛大学校长德里克·博克(Derek Bok)指出,20世纪70年代中期,为了满足政府相关监管规定,哈佛员工需花费6万多个小时的劳动,成本增加将近830万美元。这组数据被广为引用。1980年的一项研究表明,为满足联邦政府监管规定所需要的成本占教育机构总预算的7%~8%。

此外,政府支持导致高等院校管理层自主性降低,对学校管理构成巨大威胁。在《1974―1975年校长报告》( Report of the President for 1974―1975)中,耶鲁大学校长金曼·布鲁斯特(Kingman Brewster)这样说道:“近几年的历史警告我们,大学里只要有一项活动依赖政府资助,必然会使整个学校都受制于众多的限制条件,这将削弱学校教职员工和受托人掌握学校命运的能力。”

教育机构如果拥有规模较大的捐赠基金,那么,在接受外部资助时,捐赠者的附加条件虽然会对机构政策造成影响,但这种影响通常较小,不会对机构的自主性构成威胁。捐赠基金对教育机构的财力支持越雄厚,教育机构就越有能力谢绝附加繁杂苛刻条件的外来资金,也更有能力通过谈判改变对自己不利的一些规定。相反,如果一个教育机构没有相对独立的收入来源,外来资金的提供者就有可能以此作为要挟,从根本上改变这个机构。


桥港大学的案例

20世纪90年代初,桥港(Bridgeport)大学陷入严重的财务困境中,在苦苦挣扎之后,为了生存,它不得不放弃独立性。20世纪70年代,该校繁荣时期学生人数曾多达9000人,而到1991年,学生人数已不足4000人。招生日益困难导致学校财务状况江河日下,学校被迫考虑采取极端措施。不过,尽管处境十分窘迫,1991年10月,桥港大学最终还是放弃了来自世界和平教授学会(Professors World Peace Academy)的5000万美元的资助,因为该组织是牧师文鲜明(Sun Myung Moon)领导的统一教的下属机构。为了保持独立性,学校理事会毅然决定从学校90个学位中缩减近三分之一,并向法官请求从有限的捐赠基金中拨款为教职工发放工资。

1992年4月,在山穷水尽之际,学校理事会突然改变了方针,将学校的控制权拱手让与世界和平教授学会,目的是为了在五年内获取5000多万美元的资助。随着统一教控制学校董事会,具有65年发展历史的桥港大学被赋予了新使命:“成为所有有志于实现国际和平和理解的大学的基地”。


捐赠基金的目的(4)


三年后,桥港大学授予文鲜明牧师名誉学位,尊他为“宗教领袖与具有真正精神力量的人”。

文鲜明牧师在大学校园期间,声称共产主义的衰亡是他的功劳,并声称自己可以解决中东问题和朝鲜半岛冲突。他说,“尽管整个世界竭其所能置我于死地,但是此刻,我昂立于世界之巅。”《纽约时报》评论道,这些言论又为批评家提供了更多证据来证明“一个曾经备受世人尊重的学校”为了获取资金而将其控制权拱手让与一个“自封为救世主的宗教狂”。

桥港大学的终结是多种因素所致,但是,假如学校当初有相当规模的捐赠基金,它也许可以保持其独立性。正是由于缺乏稳健的财务基础,桥港大学的命运才历经如此坎坷,学校各方的痛苦自然不言而喻。

高等院校的外部资助者往往会提出一些要求,这些条件可能影响机构的行为。在极端的情形下,外部捐助者甚至要求彻底改变机构的基本特征。由此可见,捐赠基金对机构提供的支持力度越大,机构就越有能力独立地追求自身发展目标。


第二节 增强稳定性

捐赠基金可以为教育机构的预算提供稳定可靠的现金流,有助于维持机构运营的稳定性。非长期性资金来源有可能随着政府政策的调整、捐赠人意愿的改变与学生偏好的转移而波动、减少甚至消失。捐赠基金则有助于降低教育机构收入的波动程度,便于学校实施长期计划,增强其长期发展能力。


耶鲁大学与乔赛亚·威拉德·吉布斯的案例

在耶鲁大学历史上,曾多次出现当期收入波动导致预算紧张的问题。很多时候,耶鲁大学都是在赤字状况下运营的,以至于员工被迫放弃部分工资。在极端的情况下,耶鲁大学的著名学者都有可能入不敷出。以被尊为“耶鲁历史上最杰出的学者”——乔赛亚·威拉德·吉布斯(Josiah Willard Gibbs)为例,1871年,这位以物理学和工程学研究举世闻名的学者被聘为无薪数学物理学教授。耶鲁大学在聘书上说,“并非我们对您缺乏敬意,而是因为耶鲁大学实在太穷了。”1880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试图以年薪3000美元从耶鲁挖走吉布斯教授。

当时,在耶鲁大学教授、著名的地质学家和矿物学家詹姆斯·德怀特·达纳(James Dwight Dana)的力劝下,时任耶鲁校长诺厄·波特(Noah Porter)承诺为吉布斯教授提供年薪2000美元的工资,并保证今后资金一旦到位立即为其加薪。在致吉布斯的一封信中,达纳请求他继续留在耶鲁大学。信中说:“我毫不怀疑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希望得到您的声望与服务,也许您正在考虑接受他们的邀请,毕竟耶鲁大学尚未采取任何措施来授予您捐赠教席教授的荣誉,而且也没有财力和进步的迹象来鼓舞教授、吸引更多勤奋好学的学生。但是,无论如何,我仍然希望您能够与我们并肩作战。耶鲁基金正在建立,您的价值必将在不远的将来得到认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可以没有您,但我们不能。”

最终,吉布斯教授以其杰出的成就获得了耶鲁著名的贝克莱(Berkeley)研究员奖金。这一奖金由约翰·贝克莱(John Berkeley)于1731年捐赠成立,他将位于罗得岛(Rhode Island)州新港市(Newport)的96英亩农场捐赠给耶鲁大学,用农场收入作为该奖金的资金来源。获此奖金支持的杰出耶鲁毕业生还有达特茅斯(Dartmouth)学院第一任院长埃利埃泽·惠洛克(Eleazer Wheelock)和第一位获得博士学位的美国人尤金·斯凯勒(Eugene Schuyler)等。

80年之久,但是,许多其他有关外部影响的问题正在不断挑战着受托人的智慧。在管理教育机构的过程中,如何平衡加强机构控制力与满足资金提供者的合理要求之间的关系,仍是一个富有挑战性的问题。


(待续)


文章来源:大卫・F・史文森(David F. Swensen)机构投资的创新之路》,主译张磊。

整理汇集:中海晟融

声明:本文言论系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中海晟融,也不构成任何操作建议,仅供读者参考。引用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晟融读书会】

透过阅读与行动

让我们沉淀心情  收获进步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