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量化投资联盟

刘润:风险投资,那个“赌徒背后的赌徒”

刘润 2020-09-25 06:13:52

…首发于腾讯《大家》


很多人有这样的感觉,互联网时代,好像天上天天都在掉馅饼。今天我请大家坐出租车,明天你请大家吃霸王餐,后天他直接掏现金给大家发春节红包。我最近,就被馅饼砸过好几次。


春节前,新浪微博发了条私信给我,说他们往我账户里打了些钱,请我用这些钱给我微博里最热情的粉丝们发红包。我将信将疑地打开链接,没想到新浪微博连把红包发给谁都帮我挑选好了,我按了一下“发送”键,现金,就这么以我的名义发出去了。


有一次,我通过一个叫“爱大厨”的APP叫了个厨师来我家做饭。厨师给我们做了四菜一汤,共花了近两小时的时间,只收了9块钱。原价是69,但因为我是第一次消费,爱大厨减免了50块;因为我选择微信支付,腾讯又减免了10块,所以一共只收了9块,便宜到内疚。


还有一次,我用“途虎网”的5分钱洗车券去洗车,平时这个店洗次车要30元。这种券,每月都可领一张。我和老板聊天,他还热情地推荐:“你再装个‘TT快车’,一次只要1块钱,每星期可以洗1次;还有‘养车点点’,第一次1块钱,以后抽红包,轮流用。”这样,每个月洗五六次车都几乎不花钱。


“免费”,甚至“倒贴”,已经成了互联网的一种商业模式。这让一直靠自由资金滚动发展起来的传统企业非常不解和头疼:这么疯狂地烧钱,万一没赚回来怎么办?


有可能赚不回来吗?当然可能。互联网平台的成功,除了战略、组织、执行这些能力很重要外,不可否认,还有相当大的运气成分。这就涉及到一个给“运气”估价的问题,或者叫:风险定价。


靠买卖这些可预测风险,包括战略(商业模式)、组织(团队)、执行力,和不可预测风险,包括运气做生意的机构,叫做“风险投资”,他们称自己为:企业家背后的企业家。


今天,对于绝大多数创业公司来说,支撑他们“免费”,甚至“倒贴”的那些巨资,都是从风险投资机构的腰包里掏出来的。今天饿了么拿到3.5亿美金的投资,明天美团拿到7亿美元的投资,后天大众点评拿到8亿美金的投资。不论是百度、阿里、腾讯,还是小米、京东、360,这些叱咤风云的互联网界的企业家背后,都有一些低调睿智的风险投资界的企业家,比如孙正义之于马云,刘芹之于雷军。


他们为什么愿意掏这么多钱给别人去花呢?因为,这些“企业家背后的企业家”,其实也是“赌徒背后的赌徒”。互联网平台带来的令人咋舌的财富价值,就是一个大赌场。


互联网最大的优势,是效率的优势。互联网平台,可以用极低(接近于零)的成本优势,网聚传统企业无法想象的庞大用户,突破引爆点,达成平台化的赢家通吃。可是如果失败了,前期的投入,将可能颗粒无收。互联网平台可以带来的财富是史无前例的高,但是成功概率也是史无前例的低。一个腾讯成功,可能背后死掉了一万个各种讯。所以,互联网平台创业者,从某种意义上说,是“赌徒”,而投资人,开句玩笑,就是“赌徒背后的赌徒”。

这些赌徒背后的赌徒,风险投资机构,其实是最厌恶风险的。他们通过大数量的投资,均摊不可测的运气,把低概率的高收益事件,平均为高概率的低收益事件。然后再用对未来商业的方向性、成功团队的特征性的认识,形成他们认为最合理的下注逻辑,努力把平均低收益,提升为平均中等收益。把创业公司当产品,把未来收益当赌注,他们最重要的能力,是通过眼光和投资策略,对风险,以及运气定价的能力。


有了这套“赌徒逻辑”后,风险投资就把整个互联网平台未来可能赚的钱的一部分,兑现到今天,包装成风险收益级别不同的“创业保险”产品,叫做天使、A轮、B轮、C轮等等,卖给创业者。价格是如果成功后分享你的财富,收益是不幸失败后承担你的损失。你会发现,买过“创业保险”的人,有明显的心理从容,和速度优势。即便是雷军,有足够的个人财富,但在创业做小米的时候,也同样去找刘芹买保险。


“创业保险”,是工业化的创业时代,最重要的工具之一,也是很多一直靠自有资金滚动发展的传统企业不熟悉,所以不敢碰的一块。


所以,我给很多传统企业做转型战略顾问时都会建议,尽量找专业的风险投资机构进来,参与转型。这也是为什么,我和一些投资机构合作成立了专门的“互联网转型”基金,帮助传统企业转型,用稀释掉的股份,买份“转型保险”。这份保险,在时间上用未来的利润错配成今天的投入,在空间上用成功者的财富对冲失败者的损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