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量化投资联盟

区块链投资机构扎堆兴起,90后们创业者借区块链,接力创业火种

V8资讯网 2020-07-01 13:18:56


V8资讯网

互联网/新媒体/区块链/比特币

关注


在创投圈,如果问投资人近期的投资风口是什么行业?答案可能有很多种:人工智能、企业服务、消费升级、文化娱乐、医疗健康……

然而这些行业在2018年第一季度的火爆程度,似乎都比不上区块链。

4月8日消息,IT桔子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获得投资的项目中41%为区块链项目。该领域新成立公司当季获投率达92%。

“这个领域毕竟收益大,蔡文胜、陈伟星、徐小平等人挣了那么多钱,谁看了都眼红。”。

区块链投资机构扎堆兴起

无疑,新技术从出现到高速发展的周期越来越短了。尤其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用户对新技术的接受速度几乎是指数式增长。“有朋友做区块链社区,一天就能有60万新增用户涌进。”上述区块链投资人表示。

这使得本就应该走在新技术前沿的风险投资人显得尤为焦虑。

从去年开始,一些投资人跑步入场,区块链投资机构扎堆兴起。据不完全统计,比特币首富李笑来、前华映资本副总裁张宇等人成立的专投区块链项目的基金机构,约占去年所有新机构数量的20%。

有区块链投资机构负责人说,到去年,机构募集的基金全部投资完了,所以就想转型,干脆ALL IN区块链。

要论区块链投资机构与传统VC有什么不同?创世资本CEO丰驰曾表示:传统VC的项目,退出可能要三五年。区块链快多了,半年差不多,时间周期缩短了十倍左右,完成了从天使轮到IPO的过程。

“大家都说区块链不睡觉,你在几个月内从天使轮到Pre——IPO,你怎么睡觉啊?你没时间睡觉啊。”丰驰说。

此外,多家传统VC也积极入场区块链领域。今年初,真格基金徐小平在500人大群中发表“区块链革命已经到来”的言论,称“这是一场顺者昌逆者亡的革命,它对传统的颠覆,将会比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来的更加迅猛、彻底”。

实际上,很多投资人认为区块链给了创业公司颠覆BAT的机会,因此在互联网时代错过BAT的投资人们,希望能寻找到下一个时代的BAT。

孚链科技创始人赵伟认为:成长在远古大陆的古典BAT巨头迟早会消失。

首先,一家企业的DNA确定后,很难中途发生改变,赵伟说,“互联网时代,搜狐和新浪都曾尝试做即时通讯软件,但都没做过QQ,而腾讯曾想做电子商务,也没有做成功。”随着每一个时代的变迁,巨头都在发生变化,上一个历史条件下成长起来的企业,在新时代未必能够继续庞大下去。

此外,阿里和腾讯得以迅速发展还得益于金融做支撑,凭借第三方支付打造了商业帝国的地位,但区块链在支付领域的应用落地后,第三方支付会受到剧烈的冲击。特别是央行的数字货币将把第三方支付平台打的魂飞魄散。

但投资人也提醒区块链狂热者,小心被割韭菜。股票市场有二八法则,在数字货币领域是2比98,可能98%都被人收割了,投资数字货币要想清楚,自己是不是那2%,有区块链投资机构负责人对华夏财富君说:“我自己也被割过韭菜。”

到了去年10月,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和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之间的“隔空论战”,令沉寂许久的90后创业明星再次进入舆论视野。但这场因公款开销引致的相互指责,却为已走下神坛的第一波90后创业者,划上了一个更加难堪的句号。无论孰是孰非,这一次创业高潮的惨淡落幕,在外界看来都是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共同失败。

不过故事发展到这并没有完全结束,借着比特币和区块链的风口,有一部分90后已经回归。

备受争议的孙宇晨就是其中之一。也许很多人都快忘记了他和马佳佳还曾喜结连理,在众筹平台向全社会征收“份子钱”,如今“新娘”几乎杳无音讯,“新郎”早已有了新女友。

孙宇晨比马佳佳幸运的是,“90后创业热”兴起时,他的创业项目就已经和区块链挂了钩,创业潮退后,他顺其自然地创建了第二个项目—波场TRON。从2017年12月中旬开始到2018年1月5日,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孙宇晨发行了1000亿个波场币,随后抛手60亿个波场币套现近20亿元人民币。

瞧上区块链不止孙宇晨一个,口袋兼职 CEO 和极豆资本创始合伙人张议云,也曾是创业潮中的佼佼者。虽不如其师兄余佳文“一言惊人”,但当初组建团队时,他订立的“不招学霸,只招学渣”的原则,也博取了不少关注度。今年1月份,张议云的人力资源信用区块链项目CTEChian,获得了数千万元人民币投资,薛蛮子以数字货币的形式参与。

当然,并不是投身区块链的90后创业者都如这两人一般幸运。上个月,有一个据说身价上亿的90后区块链交流群成立,区块链投资人王凯歆的名字赫然在列,虽然无法得知这位神奇少女何时进入了币圈,但被徐明星直指诈骗一事,还是令外界怀疑其私募渠道是否靠谱。

第一代90后创业者借区块链“新生”,虽各有争议,但这种接力或许也可以算是创业潮留下的火种。

与此同时,区块链全民参与的热度,令其也悄然成为又一批90后创业或就业的最佳选择。比如,纸贵科技创始人唐凌和ONO创始人徐可,前者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版权产业链工具提供商,后者正在研发首款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泛社交应用App“ono”。除此之外,区块链自媒体的广泛崛起,也使得不少90后风生水起。

只是,有些区块链自媒体与数字货币交易所、区块链投资人的利益关联,导致它们正在成为配合炒作的工具,其中金色财经、币世界就在前几日被人民网点名批评。

第一波90后创业潮时,马佳佳们擅长的是自我包装和炒作,充其量也不过是博取关注度以吸引投资者,而现在做区块链自媒体的有不少是90后,他们为庄家发币造势、拉升币价,“敛财”的背后莫不是万千韭菜的心血。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