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量化投资联盟

当三大顶尖投资机构遇上三大业界“独角兽”......

长江商学院 2019-05-14 07:04:47



创业者在思考:如何成为“独角兽”?投资者在思考:如何投出一个“独角兽”?晋身“独角兽”有无捷径可走?投出“独角兽”有无规律可循?2016年,“飞猪”的风口在哪里?2016年,投资的风口又在哪里?独角兽和投资人如何理解“风口论”与“价值论”?听三大顶尖投资机构对话三大业界“独角兽”。


对话嘉宾



睿,bilibili弹幕网董事长

杜永波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

宁,微影时代创始人CEO

一,Avazu Holding 创始人兼CEO

万浩基,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

王一江,长江商学院经济学及人力资源学教授、长江商学院副院长

对话主持:

付小楠,华泰联合证券副总裁,长江校友金融学会秘书长


付小楠:微影是2015年很有名的独角兽公司,估值10亿美金。bilibili6亿美元的估值,有望成为独角兽公司。独角兽公司有哪些特点?

 

万浩基:方向很重要。如果市场不够大,是没办法做成伟大的公司的。今天坐在这里的任何一家公司都是非常大的市场,比如和“吃”相关的大公司很多,当然还有电影。作为独角兽,不管你的CEO多厉害,如果你服务的主体非常窄,是没有可能做成的。所以你要找到大的趋势,服务一个大的市场,这是所有东西的核心。

 

杜永波:原来估值上超过10亿美金叫独角兽,但是我觉得已经不适合今天的市场,或者要重新划分,超过10亿美金的叫小独角兽,超过100亿美金的是大独角兽。今天,摆在大家面前的问题是如何成为大独角兽,因为他们已经成为小独角兽了。

 

怎么样投出独角兽来?跟着万浩基走就可以了。我们经常讲天花板,是否有足够大的市场,天花板是否足够高。如果去细分的话,要么是用户面特别广,使用特别高频,哪怕你在每个交易或者每个用户身上占的不是很多,但是整体市场里面你足够大。

 

我们比较关注成长期的企业。我们关注整个赛道上,它是否是一个比较领先的选手,是否有独特的核心竞争力。还要看人,如果这个事做的比较领先,但是人我们不是很认同。或者这个事也许没有那么大,但是这个人我觉得特别认同、特别靠谱,从我自己来讲,也许我更愿意赌后者。

 

付小楠:林总对成为独角兽有什么心得?

 

林宁:我最近才知道自己被称为独角兽。首先我们是一个很小的公司,还是创业的公司,最近一年半的时间,一直在奔跑。中国电影这个赛道,还远远没有释放出能量。如果总局审核上再宽泛一些,进口片再多一些,本土的内容能够更分众,互联网渗透的更深,电影票房的空间很快会到千亿元的规模。

 

很少看到一个行业像电影行业这样,这么的短时间内聚集几千万的用户或者上亿的用户,比如《大圣归来》。微影也是这个电影的投资方,这部电影在被广泛认知之前,谁也不知道《大圣归来》是一个品牌,但是几千万人知道《大圣归来》之后,居然没有后续开发。如果游戏公司拥有这个IP,早不知道赚了几千万上亿的钱,所以,大量的能量完全还没释放出来。这个跑道还有很多空间可做。

 

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行业,互联网可以进去之后可以改造这么多东西,比如发行。过去大家投一部电影,钱投进去以后,也不知道分回多少、什么时候分回来。其实一套软件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票房分回来以后,金融还可以提供很多服务,其实有很多改造的空间,行业的痛点完全没有被解决。互联网公司在这里可以做的事情很多。

 

付小楠:石一,去年Avazu 卖给天神娱乐的时候,当时的利润不是很高,有报道说Avazu溢价两千多倍,是不是这样?

 

石一:我们是2009年成立的,做海外的广告平台。从2009年到2014年都是用自己的钱做起来的,没有去外面融资。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们从2011年就开始盈利。2014年,我们并给天神娱乐的时候,应该是1500万美元的净利润。我觉得我们作为广告平台还是物有所值的。

 

付小楠:我和石一接触比较多,他是最厌恶烧钱的,每次创业都要求尽快盈利。林总的微影,估计很快也进入到亿级,甚至十亿级盈利的状态了。像B站到目前为止,可能还是烧钱的阶段,那这个流量打算怎么变现?

 

陈睿:不少人问我们这个问题,因为B站上看上去没有广告,我刚才说过B站骨子里是反商业化的。但是开公司还是得挣钱,怎么办?我觉得B站的模式应该是内容衍生经济类模式,比如周边,比如游戏,比如授权,比如线下的活动。我一直认为B站不是流量平台,是用户平台。我不在乎有多少人看B站,但是我特别在乎有多少人喜欢B站,因为他只有喜欢才会为自己爱的东西消费。

付小楠:两位投资人,对这种成立时间不长、还在烧钱的企业,你们怎么估值?

 

万浩基:去评判一个公司的价值不一定要纯粹从它的盈利有多少来评判。刚才陈总说了用户数有多少,KPI里面,你的MIUDAU是多少。如果O2O,你每天的单数有多少,如果是电商,你的GMV有多高。当一个公司越做越大的时候,很难简单用一个维度来看它。

 

简单举一个例子,陌陌是我们投的项目,已经在美国上市。前两年一分钱没赚,我们对它的估值完全是看活跃度等等。过去十几年,互联网产业已经证明了用户是可以变现的,比如收费或者游戏变现或者广告等等。在上市的那一刹那,这些东西全部体现出来。陌陌2015年的利润接近三四千万美元,明年接近1亿美元,这些都是用户变现很明显的方式。阶段性评判一家公司,很难用它的收入或者盈利来评判它的价值,不同的公司我们对于它的估值指标会不一样。

 

付小楠:很多基金讲,凡是请财务顾问做融资的,我基本都不投,因为价格被炒的很高。我把这个问题给杜总。

 

杜永波:估值最终都是投资人给的价,不是我说多少钱你们就认的,那我的工作就很好做了。估值怎么定?市场的供需关系决定。估值赌的是未来,未来有很多的不确定性,谁都看不清楚。如果有很多人愿意投,估值自然有上涨的空间。如果没有人接盘,那想拿钱就只能降价。

 

每次帮客户做融资,我们会拿各种指标帮他算,最后得出我们认为相对合理的估值范围,但最后投资人认不认,是否落在这个范围的上下限,你是不知道的。所以估值本身就是艺术,里面有很多拍脑袋的成分。

 

付小楠:前两天我看到一个报告,九鼎投资的估值是一千亿人民币,等同于著名的黑石,由此我想到一个问题,中国的估值到底贵不贵?

 

万浩基:现在大家都知道国内的估值比美国贵,这是一个事实。这件事情和杜永波讲的供需关系是有关的。美国是流通的市场,所有行为都是动态的平衡,很容易得到公认的价值。在中国,最核心的问题是信息不流通,资金不流通,令到很多东西就出现这样的结果,价格太高了。这是一个现实。

 

每个市场有它的规律,中国的资本市场也在改变。当它有一天越来越开放,就无限接近美国资本市场。我相信中国和美国会慢慢接近,中间需要多长时间,还有多少空间可以让投资者来赚钱,每个VC的判断都不一样。我认为在未来一两年不会有本质的改变,可是在长线,5-10年的环境下,肯定会非常接近美国的。这是我的观点。

 

付小楠:我想请问王一江教授,传统企业做到100亿元的估值大概需要10-20年时间,但是现在互联网行业企业做到100亿元,我们有一个统计是5年的时间。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王一江:可能在互联网时代,情感因素在投资过程中变得更重要了。传统行业投资,一般都是投比较扎实的,比如土地、能源、黄金等等。这些东西是自然增长的过程,或者自然界赋予你多少就是多少,估值相对是比较固定的。在投资领域有一个基本的定理,大家都认为什么是好资产,都投的时候,这就变成一个投资的坏资产。比如黄金是保值的,大家都买黄金保值,黄金就成为亏损的投资目标。房子是升值的,大家都买房子想升值,房子就会变成坏的投资目标。这说明什么呢?投资,无论是传统的还是现代的,都离不开一个因素,你投完以后,你后面的人还认不认为这是好目标。如果有足够多的人认为这是好的投资目标,这个独角兽就可以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很容易发生。

 

付小楠:三位创业者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你们在创业之外,也都做投资。微影有自己的微影基金,今年投了十几个小项目。石一也有专门的基金。我想请林总介绍一下,既是创业者,同时也做天使投资,是怎么样的考虑呢?

 

林宁:我在做微影的时候就已经在思考,互联网能解决什么和不能解决什么。对电影行业来说,互联网可以把渠道的效率提高很多。我原来预测是去年在线售票占总票房的一半多一点,结果去年12月已经占到总票房的70%。所以消费者习惯的改变比我们想象的要快。另一方面,当习惯改变的时候,就改变了原来的发行方式。在线售票以后一定是最大的发行公司,或者效率最高的发行公司。同时,因为它变成最大的发行公司,它对于内容、用户、数据等等方面的一些组合,就可以投出效果更好的电影。它的投资也会变得更加精准。这是互联网能够改变的。

 

但是互联网有很多东西改变不了,比如内容的生产或者创意,互联网很难改变导演和编剧的灵感,所以我们在做渠道的同时,也在思考怎么能够和上下游联动。有了资本链接以后,两边会产生化学作用,渠道和平台就可以增量。我们不投传统发行公司,我们投新的发行模式,我们投了一个微摇,从大屏幕、电视屏幕摇到手机上,我认为这是多屏联动。电影一个屏,电脑一个屏,手机一个屏,现在内容越来越多,但是屏幕数并没有增长那么快。所以好的内容自然会从大屏幕溢到小屏幕上,这时候有数据联动,微摇就成为数据联动的新的发行通路。

 

付小楠:正因为你们对产业链有深刻的理解,所以你们敢投很多前端的项目,而且投的更加精准。今天我们讨论估值和价值,希望所有投资人能够寻找到独角兽的公司,希望创业者能和更多的资本对接,被资本推起来成为独角兽。

 

本文根据第六届长江青投论坛•新年峰会之创•价值高峰对话整理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