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量化投资联盟

迎接机构投资大时代

前海精钢团 2019-05-19 07:29:10

中国的资本市场已经日渐进入到机构投资者的大时代,对比美国、欧洲等发达资本市场,机构投资者占比很高,而个人占比较小之外,近几年中国资本市场有不少进步和变化,是很值得大家注意和思考的。

 

资金投向:资本市场,这个是投资我们所管理的客户资金,承受适当的风险,并获取适当收益的地方。


过去一两年,A 股市场基本比较有效的反映了中国经济发展和产业结构调整的真实情况。


股票市场可以说真正起到了经济晴雨表的作用,在这种理性的市场环境下,公募基金对于产业趋势的研究和市场估值的预判,都是具有较高的精准度和较好的领先性。


因为有大的团队的研究成果和投资决策,无论是过程上还是从结果上,都是会比个人投资者有着更高的效率和更高的胜率。


2017 年全年上证综指上涨了 6.6%,创业板指还下跌了 10.7%,A 股市场整体是一个震荡的走势。


从结构上看,低估值蓝筹的板块上涨比较多,高估值的股票下跌比较多,整个场景在大家眼里不能说是一个牛市。


不少个人投资者应该还是亏钱的,但以银华基金为例,2017年表现最好的基金涨幅超过 50%,五年累计给赚了 200%,而全公司股票型基金的加权收益率是 23%,获取了较高的超额收益,这充分说明在理性市场环境下,机构投资者的优势明显。

 

资金来源:客户,也就是委托人,持有人。这些年持有人结构发生了非常深刻的变化,过去很长时间段是以个人投资者为主的,而现在机构客户占据了越来越大的比例,一般包括:

 

社保基金、养老金、保险公司、银行、证券公司和很多非金融类企业,甚至还有通过 FOF和 MOM,“基金中的基金”和“基金经理中的基金经理”等等。

 

大部分个人投资者主要关心是基金产品的收益率、但在机构客户的评价体系当中,除了收益率多少,还会关注为了这个收益率承担了多大风险。


常见的指标比如有夏普比例、最大回撤等等,以及我们这些表现指标和市场同类产品之间的比较。


除此之外,机构客户还会关注管理这只基金的基金经理,他的历史业绩、投资风格,还会关注基金公司整体投研团队的实力,研究方法和投资决策流程,甚至还会关注公司股东和管理层的稳定程度。

 

机构客户相比个人投资者,更加在意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个是我们作为资产管理人的行为专业性,这个是管理产品实现超额收益的来源。


第二个,是我们作为资产管理人的行为长期性,这个是产品超额收益和持续的来源。

 

未来资产管理行业发展的看法:委托人机构化趋势可能会越来越明显,第一,实际上还有不少像基本养老保险、银行理财之类的代委托资产还没有完全入市。


第二,像企业年金、职业年金、个人养老保险等帐户发展方兴未艾,这些都是已经成为或者可能成为规模巨大的代委托资金池和重要委托资金来源。机构客户在管理这些资产保质增值的过程当中,更青睐于像公募基金这样成熟,经得住市场考验的专业机构投资者。

 

对市场看法:

 

第一,2018 年国内宏观经济判断是平稳运行,经济总量增速可能比 2017 年微弱回落,增速的走势目前判断是前低后高。


对消费的判断是稳中有升,这个判断的主要依据是 2017年国内的名义 GDP 增幅比较大,对国内居民收入增速的带动效应,大部分会在 2018 年体现。

 

第二,对投资的判断是维持稳定,节奏上的判断是前低后高,结构上基建持平,就是基础设施建设我们觉得会持平,甚至会略微弱一点。


主要的依据是目前的经济状态下,财政政策,迈的步子可能不如经济本身走得快。


另外地产投资走弱,这个是由地产的产业周期特性决定的。对于地产投资我们的判断比市场普遍预期还是要好一些,并没有特别得悲观,增速下滑是确定的,但是不是特别悲观。


另外制造业投资应该会逐渐向好,主要依据是过去两年的制造业经营情况改善,企业的投资意愿和投资能力都有所提升,但是由于库存周期的扰动,制造业的生产和投资对经济的贡献可能会在下半年逐渐体现出来,而不是上半年。

 

第三,对进出口贸易的判断,进出口贸易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判断是略有下行。


这里主要考虑的是在去年全球贸易景气度比较高的背景下,今年受到部分国家政治周期的扰动,局部或者全球的贸易摩擦,可能会对进出口贸易带来负面影响。

 

市场表现判断:

 

经过 2016 年和 2017 年两年的市场演绎,低估值蓝筹板块和很多行业里的龙头个股实际上上涨了很多,从股票本身而言涨多了,总体而言还是机会变小了,风险变多了。


同样的道理,跌多了,总体而言还是机会变多了,风险变小了。所以在这里要强调两个字“均衡”,总体觉得大小盘股票之间明显分化的风格演绎,可能已经结束了。


未来一段时间应该尽可能少的从大盘小盘这个视角来看问题,而是要更多地从产业景气度、业绩增长与动态估值的匹配程度,来筛选行业和公司。

 

原因主要来自三个方面:第一,过去一两年里大小盘股票表现之间的明显差异,这种差异带来的结果就是我们越来越发现,以创业板为代表的成长股的估值水平,其实已经下降到了比较有吸引力的水平。


创业板相对于主板的相对估值也处在历史的底部区域,这个就为这些股票的触底上涨提供了比较扎实的支撑。

 

第二,回顾上一轮成长股和创业板大繁荣的行情,主要是出现在 2015 年,很多上市公司进行了外延并购,但是不少并购标的这几年的业绩表现并不尽如人意,这个从上市公司的会计处理上,可能会出现一个业绩上的负面影响,就是会计提好多资产减值的损失。


根据市场上很多券商研究报告的测算,这些负面影响应该会在 2018 年大部分体现完毕,也就是说市场比较担心的业绩低于预期的情况,会在今年大部分释放完毕。

 

第三,重要的一点,我们逐渐感觉到国家政策的导向对于经济高质量增长,孕育经济新动能,鼓励支持新经济的推动和倾斜越来越多。


除了之前耳熟能详的环保、高端制造、消费升级等等这些方面,近期就是“独角兽”这个新概念。


“独角兽”主要是指发展速度快,而又很稀缺的这些高估值,创业型企业。从各类政策导向上可以看到,国家不仅鼓励这些企业快速发展,更对他们登陆国内资本市场方面提供了较大的政策力度支持。


这类独角兽企业有几个共同的特点,其中就包括身处现今世界上最前沿的行业,比如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等等。


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自身稀缺性带来的高估值水平,伴随着他们逐渐登入 A 股市场,会对投资者的关注点和市场的估值体系产生一定的影响。

 

提问环节:

 

问题 1:如何看待巴菲特十年赌局,随机选取的主动管理基金业绩表现跑不赢被动指数基金这个问题?

 

回答 1:如果我们随机选取市场上一些公募基金产品,最后它组合的业绩跑不赢指数或者是指数基金,我觉得这个在现在的中国公募基金行业也是存在的,不仅是巴菲特老先生会发生这个现象,A 股基金也会出现这个现象。随机在市场上选取公募基金,这个其实是投资者对自己的委托资产比较随意和不负责任的办法。我们在选取公募基金和公募基金经理,管理我们的委托资产的时候,实际上要做一个筛选,有几个通用的办法可以供各位借鉴:第一,除了看这只基金当年的收益率外,还要适当看一下这只基金的波动率,就是它跌的时候是不是比市场跌得多,涨的时候是不是比市场涨得好。第二,除了看一只基金当年的业绩表现,还要回溯管理这只基金的经理,他在过去的几年里,所管理所有基金的业绩表现,在一年、三年、五年的维度里,持续跑赢同行,持续跑赢市场,这个一定是水平问题,是对基金经理长期业绩的一种证明。

 

问题 2:对于二季度的市场是怎么看的?

 

回答 2:反观一季度有两个问题在发生变化,第一个问题是从市场层面,市场已经从 2016年、2017 年比较明显的低估值蓝筹大股票的结构市转向一个均衡市,这是持续了一个季度的市场现象。第二个问题是经济维度的变化,一季度发生最大的变化可能就是关于全球贸易摩擦升级风险的变化,对全球化的国际经济,每一个参与者都是会产生影响的。沿着这两个比较大的边际变化来看待二季度的市场。第一,不能够一味地按照 2016 年、2017 年,尤其是 2017 年的市场风格来看待市场和操作股票。第二从结构上,把可能受影响比较大的行业和公司进行高质量的甄别,不是说所有有出口的公司都会有影响,但是肯定会有一些公司受到影响,当然说不定也会有一些公司受益。宏观上的变化可能是会对二季度很多行业和公司产生比较大的影响,这个影响不仅仅体现在上市公司经营层面,也有可能影响在股票的估值层面。另外中短周期的市场判断变数还会有很多,比如说贸易摩擦是不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商谈之后就解决了,如果解决了之后对市场的情绪和估值体系的正面影响可能又会凸显出来,所以这些都是一些不太确定的变量,但是就我们现在所掌握公开信息而言,我觉得这两个重要的变化是值得大家在看待二季度市场的时候重点思考的。


『 免责申明:本报告内容仅供参考,不直接构成投资建议,据此入市风险自负。期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于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