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量化投资联盟

他的主业是风险投资,副业是家庭资产配置与家族产业发展

陆家嘴杂志 2020-08-09 08:18:57


今年年初,一本《家庭投资与家族办公室》的新书出版,作者是冀田。

在知识技能共享平台“在行”的个人介绍里,冀田这么介绍自己:主业是风险投资,副业是家庭资产配置与家族产业发展。

是的,他为自己现在的“副业”写了一本书,而随着2016年底领复资本注册成立,他也已经在“主业”风险投资领域大展手脚。

冀田是复旦大学数学学士,本科毕业后因为对商业浓厚的兴趣,他接着去复旦管理学院读了企业管理,然后开始了十余年的投资生涯。

硕士毕业后,冀田以管理培训生的身份加入荷兰银行,成为当年荷兰银行全球招聘的7名管培生之一,随后开始做衍生品业务。当时是2006年。

随后2008年金融危机到来,对公司的冲击自不用说,对身处风暴中心的冀田个人的冲击也很大。

在金融危机发生前的2007年,荷兰银行已经被苏格兰皇家银行收购,而金融危机发生后,苏格兰皇家银行被政府接管。

“头一天晚上苏格兰皇家银行CEO弗雷德·古德温(Fred Goodwin)还发邮件说我们银行很好,第二天早上就收到邮件说银行已经被政府接管了。”冀田回忆道,“办公室里发现今天少了一拨人,明天又少一拨人,那种心情是非常忐忑的,因为也许下一个被HR叫走的就是自己。”

2007年,巴克莱银行曾经和苏格兰皇家银行竞争收购荷兰银行,资金短缺的巴克莱银行将目光转向国开行寻求资金支持。西方金融机构竟然来中国找钱,这给冀田的又是另一种冲击:西方的衰落和中国力量的崛起。冀田当时就决定,下一份工作一定要去一家中资机构。

2009年,冀田加入了万家基金做股票研究,随后便一直在中资机构工作。

2012年,他加入诺亚财富旗下的歌斐资产,成为公奔私最早的一批之一。在歌斐资产,冀田负责家族办公室的投资和一些一级市场投资项目。这段经历也就有了后来他的那本新书《家庭投资与家族办公室》,也正是在歌斐资产,他开始接触各个行业包括医疗领域的一级市场投资。

专注“健康A”的风险投资

201612月,冀田和几个合伙人一起成立了领复资本。被问及领复的投资方向,冀田给出的回答很简单:“健康A,也就是做健康产业的A轮融资。”

之所以把投资重点放在健康产业,既有冀田对产业发展大趋势的判断,也有个人原因。

“做投资,要踩点。点踩对了就很顺利,错了就很难成功。”在冀田看来,中国人口结构的变化和消费升级带来了诸多机遇,从现在开始的未来十年是医疗健康领域投资的“黄金十年”,必须要抓住这个时间节点。

同时,个人的经历也让冀田对医疗行业有着更深的感触。冀田的父亲曾经患过食道癌,现在经过手术治疗后已经完全恢复,但是家族的另一位亲戚就没有那么幸运了。2014年的一次体检中他自己也查出胃部的微小病变,前后几位医生截然相反的诊断让他深刻感受到目前国内整个医疗行业巨大的信息不对称。

2013年还在歌斐资产时,冀田曾参与了全国最大癌症放疗连锁品牌泰和诚医疗的投资,也是在那时,他对国内医疗体系有了深入了解。

只做一个领域的风险投资机构市场上并不多见,不过冀田认为,做VCPE,不专注是没有前途的:“2012年之前,做Pre-IPO看一些财务数据判断能否上市,这样是相对简单的,投资领域广一些没有问题。但现在做投资不专注,没有先前的经验和深入研究以及外部团队的支持,便很难在市场立足。”

同时医疗又是典型高投资门槛的行业,涉及很多专业知识,需要不断检索最新学术论文、获取最新学术研究成果,这意味着更多的精力投入。

盯住收益风险比最高的A

领复资本的“专”,不仅在领域上,还在投资阶段上。至于为什么只专注于A轮前后的投资,冀田指出,这个阶段是收益风险比最高的,不仅仅是针对医疗,其他行业也是如此。

毫无疑问,在天使、VCPE、并购中,天使阶段的投资风险毫无疑问是最高的,相对应投资逻辑也是“广撒网”类型的。而现在国内的PE阶段项目价格都非常高,上市之后很可能出现亏钱局面。而且虽然Pre-IPO项目回报率并不理想,在冀田看来风险也不低。“投资Pre-IPO你只有在项目上市的时候有一次退出机会。而国内市场的政策不确定性则又意味着额外风险。”

VC之所以叫做‘风险投资’就是因为其商业模式还未被完全验证,而A轮前后项目产品有了,销售在做,利润也许还未产生,但有足够数据可以判断未来企业的发展状况,所以风险要比天使低很多。”

同时,冀田指出,很多早期项目团队在创业初期很容易分道扬镳。由于成员之间可能仍处于磨合期,早期商业模式的变化很容易产生企业发展方向的分歧,最终导致团队散伙。而这一问题在A轮前后商业模式初步形成时发生概率要低很多。

而且A轮前后进入也意味着非常丰富的退出渠道,包括在项目随后几轮融资中退出或通过IPO或并购退出。

不过冀田也表示这是个“很苦的活儿”。目前市场规模大的一线股权投资机构很少做早期VC,因为其基金规模太大,而A轮前融资需求又不大,这就需要看非常多的项目,花费太多精力。但这也意味着A轮前后来自大牌VC机构的竞争要少,同时精简机构和迅速的决策也是领复资本这样的中小投资机构相比于大机构的优势。

医疗健康投资是“阵地战”

医疗投资主要分为三块:药品、服务和器械。其中,药品是周期最长、投入最大的领域,动辄数亿美元的投入和长达十年的周期对于刚刚起步的领复资本来说还不适合。所以,领复将投资重点放在医疗服务和器械上。

在医疗服务方面,冀田又根据服务对象的不同分为服务医院、药厂、医生、护士和病人等。“例如为医生提供终身培训的项目、为医院提供健康餐配餐服务、为病人提供海外就医服务、为药房提供供应链SaaS服务、第三方诊断和检测中心等。”冀田举例道。“这些项目有些其实偏轻资产,具有巨大的市场需求。”

冀田认为,现阶段在国内投资医疗,医疗服务是重中之重,因为中国有着全球其他地区都没有的投资机会。“例如在美国,其医疗体系已经成熟,医疗服务没有太多痛点,顶多是进行远程医疗等创新,而现在国内的医疗服务市场到处充斥着待解决的痛点。在美国只能投资医疗服务和器械,而且还可以继续投50年,中国也一样;但中国医疗服务这个投资窗口,错过了就没有了。”

医疗服务领域内,领复会关注三类机会:一是创新服务模式,二是刚需型服务的升级版,第三是养老服务。而医疗器械类项目,领复主要关注技术创新和进口替代两方面。


客户教育是现阶段家族办公室面临的主要问题

冀田说:“我想把至少80%精力都放在VC上”。不过对于占比不超过20%的“副业”,他专门写了一本书《家庭投资与家族办公室》。

这是国内第一部家族投资的实践之作,提供从一般家庭到富豪家族、从财富观念到资产配置实践、从产业组合到家族办公室等各种家庭投资及家族办公室的知识和经验,涵盖了理论指导和实战总结。

很多人以为冀田写这样一本书是要去从事家族办公室行业,但他表示自己并不会去做这件事。谈到为何写这本书,冀田说:“在歌斐资产时我投入了很多精力在家庭资产配置和家族办公室上面,当时我可以很自信地说,国内无论从知识储备和实战经验来看,没有人比我更懂家族办公室了。另一方面,领复资本的LP很多是家族或家族办公室,我希望能通过这本书为他们以及为整个家族办公室行业的发展提供价值。”

未来要冀田想做的是通过启动一些偏公益的项目,促进领复资本和家族办公室之间的互动:“现在很多家族也非常关注慈善和公益事业,而医疗领域是吸引慈善捐款的一个重要领域。对于家族来说,医疗领域完全有可能把社会效益和资本回报相统一。”

现在国内家族办公室行业正快速发展,但还是在起步期,很多机构只是打着家族办公室旗号变相卖理财产品。冀田认为现阶段家族办公室面临的问题更多是客户教育的问题。家族办公室的模式还未被市场完全接受和认可,这样的情况下,卖理财产品也是为生存所迫。

“在接下来市场优胜劣汰中能生存下来的将会是客户基础好的家族办公室,他们可以渐渐对客户进行教育,让这个市场逐步成熟。”

“二级市场投资像坐公交车,一级市场投资像造车”

有着一级和二级市场的丰富投资经验的冀田用一个形象的比喻来比较一级和二级市场投资:做二级市场就像坐公交车,而做一级市场就像造车。

“公交车来了,你判断好行情之后上车,然后在合适的时候下车,如果下车晚了,那之前赚的也就赔进去了。但不管结果如何,你都无法左右公交车的路线,就像你很难左右市场大环境、国家发展大势以及公司发展方向等。”

“而一级市场投资就是‘造车’的过程,不同阶段投资有不同。例如天使投资他还没有车呢,你是和他一起造车,从自行车、摩托车一直变到奥迪,但无论如何你对其路线理论上都可以产生影响。”

同时,他认为在国内一级和二级市场投资还有一个区别就是一级市场是纯粹的价值投资。“很多时候公司股票的波动并非因为公司本身的变化,而是因为基本面、政策的影响。而一级市场则看其收入、客户成长,同时保证估值合理,不需要太多关注经济学家观点,越早期、越纯粹。”

不过冀田也指出,虽然一二级市场投资差别很大,看项目的基本方面其实大致相同,如团队、商业模式、财务等,只不过权重不同。“上市公司调研也要见公司董事长,但不会去太多评判其团队,但初创企业则不同;上市公司财务至关重要,但早期企业根本没有太多财务可言。”

投资要向后看,也要向前看

在冀田看来,投资圈创新的东西没有太多变化。投资大师的经验永远都值得借鉴。冀田个人十分欣赏两位投资大师分别是索罗斯和德国的安德烈·科斯托拉尼。在他看来,索罗斯的高度比巴菲特要高出很多。“索罗斯是一位真正的大家,他投资是站在整个社会、国家、货币等非常宏观的层面。”

做投资就是找规律。个人如果没有经历过长时间跨度,那么就需要向那些已经经历过市场甚至社会动荡的投资大师学习借鉴,看他们如何在极端的市场环境甚至战争中如何做投资的。冀田说。

做投资不仅要借鉴前人的经验,更要洞悉未来的发展趋势。工作之余,冀田非常喜欢看科幻类作品。谈到最近很热的人工智能技术,冀田笑说其实看一下HBO的美剧《西部世界》就能看到人工智能的未来了。在他看来这些科幻并非全部凭空想象,多少都有现实世界的投影。

第一次用黑莓手机时,冀田被那种体验惊艳,而网络浏览视频的便利让他相信未来在线视频一定会出现一个千亿级的平台,于是他投资了那时还少为人知的乐视。

“保持好奇心和想象力非常重要,很多时候投资就在于灵光一闪的那一刹那。只要窥到未来世界的一点影子你就能够想象到以后的世界了。



微信公众号 : lujiazuicbn


商务合作 | 请联系微信号: ilujiazui_cbn

021-61069667


本微信公众号已入驻

今日头条、新浪财经头条、腾讯企鹅媒体平台、网易号媒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