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量化投资联盟

投资者关系 投资者调研会议记录 20150817

碧水源投资者关系 2020-10-14 12:22:07

北京碧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投资者调研会议记录

会议时间:2015年8月15日

会议地点:电话会议

参加本次会议的人员有:公司董事会秘书何愿平、公司证券事务代表张兴、中信证券、招商证券、AIG、TWC、中国国际金融公司、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博时基金、国信证券、工银瑞信基金、新时代证券、和聚投资、北京紫时投资、毕全投资、兵工财务、东方天祥、东方天翔资产管理、东吴基金、歌斐资产、观富资产、光大保德信、光大永明资产管理、广东泽泉投资、广发基金、国投瑞盈基金、海富通基金、红象投资、华融证券、华夏基金、华夏人寿、华夏未来、佳友投资、嘉鑫投资、建信基金、交银施罗德、金鹰时代、凯丰投资、兰润投资、兰馨亚洲、龙马环卫、马可波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民生银行总行、南山资本、农银汇理基金、鹏华基金、前海皇庭资本、融通基金、三星资管、深圳恒德投资、深圳市保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世纪恒丰资产、苏州大学、泰康资产、天安财险、通晟资产、望正资产、长城基金、浙江璞归、中英谊利资产、中邮基金、中金资管、光大保德信、北京紫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深圳慧利资产及个人投资者等

会议主持人:何愿平先生

会议记录人:姜为

会议主要内容:

公司董事会秘书何愿平先生就国开行参与公司定增一事进行介绍。

何总:很感谢大家周末花时间来参加此次电话会议,大家都非常敬业,非常感谢大家对我们的关注。关于国开行参与我们定增这件事,前后我们将近花了一年时间,从双方的初期选择,相互磨合到后来的相互非常认可,哪怕在股市这么低迷的情况下依旧坚持参与我们的定增,说明这件事情不仅对我们碧水源,对国开行、对整个国家的环保行业来讲都是一件意义非常重大的事情。相信大家也都了解,环保这个行业,主要的客户是政府,作为一家民营企业要做大,竞争还是很激烈的。

很多地方政府比较谨慎,更多希望直接和国有企业来进行合作。因此在这个背景情况下,作为民营企业要进一步突破性发展,我们觉得我们需要带一个红领巾。有了国家队的进驻,才能更好的把这个行业做好。综合考虑,我们觉得国开行是一个最合适的选择。作为我国三大政策性银行之一,目前国内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中,有大约60%的融资是从国开行来提供的。同时,国开行在未来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PPP项目上也将有重要作用,这对我们未来开展业务也是十分利好的。而在前段时期股市这么低迷时期,他们还这么坚持的参与进来,也说明对我们很有信心。其实我们和国开行之前就有一些合作,这次他们认购,成为我们的第三大股东,我们也会让他们参与我们的决策机制,董事会上我们也会有些体现。

未来合作之后,碧水源的市场认可度上会有巨大的进步,我们在拿项目上就更加有信心。其次,我们可以和国开行在全国各地建立基金,配合他们来做项目。现在国家的观点是未来的大部分基建来自于PPP这个模式,而几个月前,国务院和发改委都有政策出来,未来可能将由国开行来作为以后PPP项目的融资方,这对我们未来的发展也是十分利好的。另外,不像传统的商业银行能提供的贷款一般是一年期这种短期的,很少有三年期或者五年的,而像我们环保这种行业,没有八年十年都是不行的,因此这方面国开行也有很大优势。

未来国开行和我们的的合作一是可以一起在全国各地建立基金,二是国开行可以来如果我们的项目。加上之前国开行给我们的200亿授信,通过投贷联动,未来我们的合作将会带来很大的发展。

至于国开行通过长期的调研最终选择我们,到后来离不开我们也是有原因的。像现在的环保行业目前有一点不太理性,有很多恶性竞争,很多是在拼钱而缺少创新,这一点有点类似于二十年前的房地产行业,而这是有问题的,特别是在民生环保领域。而碧水源,我们有几个主要优势,首先我们有自己的创新,我们在模式和技术上有持续的创新能力,来维持我们持续不断的发展,这在整个行业来说是很少见的。其次我们有机制上的优势。我们认为未来的合作重要的是如何协调好利益分配,把个人和集体利益达成一致。同时我们有被市场认可和推崇的“云水模式”来推动企业上市,及“武汉控股”这种通过参与增发,技术植入来参与上市公司的增发等模式。通过复制这些模式,可以帮助我们进一步推广我们的技术,未来实现碧水源成为一支航空母舰,周围有许多巡洋舰的整体规划。



问:国开行这次进来主要是通过两个资管计划,请问这样考虑的因素主要是什么呢?

何总:很多人都问到这一点,我来集中回答一下。我们和国开行的合作从一年前就开始了,那时国开行基于各方考虑想要进行一些投资方面的创新,因此采用了这个方式制定了方案,也是按照这个方案来报的。所以一旦通过了也改不了了。


问:从您刚才讲的来看,国开行跟我们的关系是一个战略伙伴关系,而不是一个财务投资者吧?

何总:是的,国开行是战略投资者。我们之间的合作是共赢的,他们提供资金,我们来创造价值,当共同价值变大之后,双方都受益,因此以后的合作也只会是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紧密。


问:公司未来可能跟国开行合作以后,项目比较多,对公司现金流这块会不会造成很大压力?公司有什么应对策略?

何总:你说资金的问题,我们这次也增发了60多个亿,我们目前没有一分钱银行贷款,我们资金很充沛,不存在问题。我们目前的财务状况足以支撑600-700个亿的项目。


问:是否能介绍下公司净水器这方面的业务情况?

何总:今年净水器业务还是很有起色的,在去年的基础上,出货量大概增长了三到四倍。对于净水未来的发展我们是十分重视也很看好的。我们之前的重点可能更多的在产品研发上,未来我们也将更突出加快产品销售领域,也希望能通过这种方式来增加膜的销售量。目前我们的DF膜的生产线也在扩建,第一条已经满足不了现在的需求了,我们正在筹建第二条和第三条。我们现在有很好的产品,像我们推出的纳滤机,这是全球首发的,其他地方是没有使用纳滤膜来做净水产品的,既能够节水,像普通纯水RO机处理1吨水只产0.25吨好水,而我们处理1吨水,可以产0.85吨。同时我们产出的水的pH值在5.8-7.2之间,属于弱碱性,这对人体也是有利的。因此我们有很好的机器,之后我们把销售以及服务提上去,我们对这块业务还是很有信心的。


问:碧水源本身是做工程的,团队可能更习惯于政府机构,B2B的销售模式,而净水器可能更多的是做消费品,销售上有很大变化,是否有不适应的方面?怎么去应对这方面困难?

何总:你说的这些问题确实也有,但是净水器这块和我们总部是分开的,我们这边的人并没有太多加盟到净水去。个人消费品从无到有来说是有个积累过程的,我们应该说这几年的努力还是积累了一些经验,特别是产品的质量和研发上还是有信心的。另外在销售方面我们确实感觉到人才的匮乏,一直在寻找更专业的人能加入进来。我们也做了很多分销商和代理,但是这种模式我们也赶不上一些大公司例如美的之类的。我们也在摸索采用O2O的形式等,这两年我觉得这一块业务将会有一个大的改善,从今年的情况看来我们产品还是有很大的优势。我们还是会厚积薄发的,我们董事长文总也非常看重这一块,未来我们也是很看好这一块的。


问:公司拿到钱之后,发展思路具体是怎么样?对工程和运营这两块公司有怎样的权衡?

何总:我觉得我们公司这个商业模式主要是两块,一个是轻资产,挣技术钱,另外一个是重资产,加杠杆的,也就是投资运营。随着国家队PPP的重视,未来发展的重点应该是更偏向于重资产,即杠杆这块,但这两者又是互不分离,相得益彰的。作为一个公司能力要发挥到极致,杠杆这块,做的越多,对膜的需求量就越大。随着我们的项目投资运营做的越多,继而带动的我们的膜的销售也就越大。以后我们的体量大了,光换膜就能支撑很多业绩,因此说这两块是相得益彰。另外我们产生的水是高品质再生水,我们还可以提高出水的附加值,创造更多的收益模式。其他同行业的公司可能更多是第二个模式,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产品。而我们碧水源以产品、技术为核心,又有资本,之后还有国家队的支持,未来能撬动的市场发展还是很乐观的。


问:前段时间很多公司拿了很多PPP项目,市场兴起来一波PPP行情。这次我们会不会也有一波行情。环保行业内的公司是不是都会受益,还是只有一部分会受益?

何总:我觉得很多人对这个有误解,很多人没有理解PPP的一个意思,其实PPP是国家以后要把投资交给市场,让更多的社会资本、民间资本来参与这件事情中来,而不是单纯的国有资本互相参与。国家做PPP主要有三个目的,一个是向社会开放市场,第二个是国家不再投钱,减少投资;第三个是减少运行成本,这个未来是一个方向。PPP有三个条件,一个是长期运营,有现金流的项目;第二个是项目必须由项目公司或者社会资本和政府共同组成的,其中民营资本规定要50%以上;第三个就是在确定价格时,必须通过市场化的机制来实行。PPP是一个30年的项目,是一桩婚姻,如果两个人没有观念上的切合,是搞不好的。我们经过将近10年的发展,在PPP和混合所有制方面,懂得怎么去做的。像很多公司这样的框架性协议,很多都是不落实的,我们这样的框架协议都已经很大了。但看一个PPP项目是需要真正要落实下去,每个单独项目都需要单独招标。像我们新疆的项目就已经有两到三个已经完成招标,甚至都已经开始建设了,这就是落实了。


问:我们都知道MBR+DF膜这个是公司目前最高技术的代表,不知道这个应用效果如何?

何总:这一块应用效果还是很广泛的。首先,水资源回用是一个很好也是很便宜的资源,我们通过MBR+DF,可以直接将污水做到地表水II类标准,可以直接导入水库、湿地补水以及直饮等,这个技术我们全套做下来可以不到3块钱,这相比于海水淡化以及其他方式都更具有成本优势。有些城市不靠海,而且一般海淡的成本很高,除了大量脱盐之外,还需要矿化,可能需要6-7元以上,同时浓水还不好处理。同样南水北调也很大程度依赖于上天给予的水量。像北京一天有500万吨污水,我们用这个技术处理完之后80%能拿回来回用,那么北京就有了400万吨的好水,在加上上天给予的一部分水,可能就不需要调水了,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因此,碧水源所做的事业是站在国家的角度用技术创新解决国家的水污染与水资源短缺问题,而不是谋求一个项目利益。我们相信,为国家把问题解决了并把事情做好了,企业肯定能获得好的收益,且是长期可持续的。因此碧水源并不是几个股东的碧水源,而是中关村、北京市及中国的碧水源,我们期待为国家的可持续发展及环保事业做出更多更大的贡献。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