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首页> 学堂 >中国对澳的大规模投资

中国对澳的大规模投资

2021-12-04 10:45:10

众所周知,澳大利亚拥有大规模的深厚透明市场,有明确规范与守则。高生活品质、好的天气、清洁的空气、世界级的教育,所有这些对中国开发商和移民来说,都具有巨大的吸引力。

 

中澳两国一直保持着紧密的经贸合作关系,新世纪以来两国的合作快速发展。中澳在经贸领域的交往有着高度互补性,两国相互出口的产品呈现更趋集中的特征

 

澳大利亚对华出口的大宗商品以农矿产品为主,而中国对澳销售以机电、轻纺等劳动密集型制成品为主。中国现在已是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出口市场和进口来源地,亦是第一大留学生来源地(约有24万留学生在澳求学)。近年到澳大利亚的中国游客数量迅猛增长,已突破100万人次。

 

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在近十年间也快速增加。

 

纵向观察,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大体上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早期探索:在改革开放初期进入澳大利亚投资的是一些大型国有企业


第二阶段:“矿业潮”时期国企主导的资本密集型投资


第三阶段:2015年后的多元化投资:中国企业对澳洲的投资显著地从矿业转向其他行业尤其是服务业,并开始投资医疗健康产业。投资偏好的转变,说明中国企业开始应对国内中产阶级对于高品质食品、健康产品生活方式和服务的需求。


根据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KPMG 毕马威发布的《揭秘中国企业对澳投资》报告中数据显示,自2007年以来,中国累计对澳大利亚直接投资已达900多亿美元。美国排在第一位,获得的中国直接投资累计超过1000亿美元。澳大利亚作为中国海外直接投资(ODI)第二大接收国的地位 。


在2016年,中国企业在澳洲共签署103笔交易,刷新了纪录。更重要的是,2016年中国民营企业在澳洲投资的交易数量和交易金额也刷新了历史记录。从数量上看,中国民营企业参与76%的交易;从交易金额上看,民营企业也占据了半壁江山。

目前,中国企业投资最集中的仍然是地产行业, 占总投资金额的36%。其次是基础设施,占比28%。房地产投资的结构发生较大变化,住宅开发占房地产总投资额的51%,而这一数字在2015年仅为27%。

 

2016年,农业领域获得的投资从2015年的3.75亿 澳元增长到了12亿澳元,创历史新高。该行业从中澳自由贸易协定中获益,吸引了更多来自中国的投资。

澳洲目前有120万华人,占整个澳洲人口的5%。这些年,随着来澳洲旅游、留学、工作以及移民的华人越来越多,澳洲本地人也因为看到和接触越来越多华人,而形成了下面的一些对华人的“刻板印象”:

 

首当其冲的就是:中国人喜欢买房子、中国人喜欢买名牌、中国要把整个澳大利亚买下了。

 

事实上,种种迹象确实表明,中国投资者在澳大利亚市场的表现愈加成熟。合资投资的越来越多,已经在澳洲投资的中国企业继续增加投资,这为未来投资增长奠定了基础。


 

 

1

墨尔本港:中投占股仅20%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澳大利亚成熟的基础设施市场正引发中国企业巨大的关注。尽管去年国家电网折戟而归,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军团的全军覆没。

 

2016年9月,维州政府宣布,海内外投资者联合组建的Lonsdale财团以97亿澳元成功获得墨尔本港50年租赁权。


Lonsdale成员包括:澳最大机构投资管理人之一昆士兰投资公司(QIC)、 Fund)、加拿大养老基金OMERS和美国基础设施合伙公司(GIP)。

 

QIC、未来基金和OMERS分别持20%股权,GIP合计持有40%股权。通过GIP,中投旗下汇通资本(CIC Capital)将持有墨尔本港20%股权,其余20%由韩国养老基金及其他投资者持有。

 

维多利亚州财政厅长蒂姆·帕拉斯(Tim Pallas)表示:这是维州政府成功进行“资产回收”的案例。“墨尔本港项目证明,将国有资产交给企业运营可以获得更好的效益,因为企业对商业管理更加专业。”

 

他指出,“通过上述交易,政府的占股比例降到40%,剩下60%的股份由中国、韩国和加拿大企业共同持有。”但实际上,港口控制权依然主要掌握在澳政府的手中。

 

墨尔本港是澳大利亚重要的贸易港口,是澳东南地区羊毛、肉类、水果及谷物的输出港,有四座国际集装箱码头。中资参与运营如此“敏感”的资产,是如何获得澳外资委员会批准的?

 

墨尔本港首席执行官布兰登·伯克(Brendan Bourke)表示:Lonsdale财团包含多个实力雄厚的股东,不仅有中资企业,各方就港口未来发展制定了宏大的愿景。该财团承诺投入大量资本提升港口吞吐能力,满足未来50年的货运需求。

 

对那些对澳大利亚基建项目感兴趣的中企,伯克建议道,不要独自参与竞标,多找一些实力雄厚的合作伙伴,这样的投资计划会更容易获得政府批准。

 

外国投资者,不管是从哪里来的,常常需要花一定时间才能了解这里的商业动态。如果能在当地企业的加入能够帮助外来投资者充分了解当地的法律法规,也是好的。

 

帕拉斯透露,从墨尔本港项目募集到的资金将被用于拆除铁道平交道口并修建新的铁路线路,州政府预计将在几个月内公布有关消息。


2

VDL农场:开拓中国市场



由于牵扯土地问题,农业是中国企业在澳投资最为敏感的行业。2016年5月,中国大康牧业宣布放弃对澳大利亚肉牛巨头基德曼集团(S.Kidman & Co)80%股权邀约收购,原因是遭到澳政府阻止。基德曼旗下牧场超过10万平方公里,占澳农业用地的2.5%、总国土面积的1.3%。早在2015年11月,基德曼集团旗下安娜溪(Anna Creek)牧场有意出售给中国买家,遭澳政府叫停。

 

未来,对农场的收购难度恐怕会越来越大。针对外国私人投资,自2015年3月1日起,澳大利亚对农业用地的审查门槛从2.52亿澳元的一般审查门槛降到1500万澳元(累计金额),农业企业的投资审查门槛降低到5500万澳元(根据投资价值)。


尽管如此,仍然有中国企业讨得了澳政府的“欢心”。2016年2月23日,澳大利亚财政部宣布,批准中国商人卢先锋及其澳大利亚公司月亮湖出资2.8亿澳元收购塔斯马尼亚州的Van Dieman's Land Co.(VDL)。VDL是澳大利亚最大、最老的乳制品公司,拥有近18000头奶牛,每年生产乳固体770万公斤,达到整个澳大利亚产奶量的10%。

 

VDL是2016年澳大利亚最受关注的一项收购。据《澳洲人报》报道,澳大利亚女富豪简·卡梅伦曾参与竞购,她曾通过游说等方式寻求FIRB出手阻止中企竞购。然而,最终,澳政府却决定将农场交给中国人。

 

对于月亮湖胜出的原因,首先不论从哪个角度衡量,月亮湖给出的收购条件都是最优惠的,不仅出价最高,而且对牧场的发展做出了非常有前景的长期规划——开拓中国大陆市场。

 

VDL近期宣布了向中国出口乳制品计划

VDL近期宣布了向中国出口乳制品的计划,很快将通过澳大利亚航空从霍巴特机场向宁波空运“VAN MILK”品牌的鲜奶,预期规模为每年1000万升。霍巴特机场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这将是塔州首条通往亚洲的固定货运航线。

 

月亮湖公司在收购过程中花了很长时间跟当地社区进行沟通,显示出对这里的生态、文化和居民的尊重,这些努力也得到了收获——农场股东、当地居民、行业协会全都支持中国投资者,收购案很轻易地获得FIRB批准。


另外,VDL此前为新西兰公司New Plymouth District Council所有,更早之前由英国公司持有。这可能比直接从澳大利亚公司收购要容易一些,因为公众早已接受它由外资控股。”


中资收购如何能更大机率顺利完成?


 

在脆弱的并购环境背景下,交易关闭相关风险上升。在澳投资的中国企业(无论是国企、私企还是其他所有制企业)必须积极地解决市场担忧。

 

近几年,中国企业对跨境投资持有强烈的“试水”意愿,并具有一定的灵活性。越来越来的中国投资者愿意接受财团组合安排等形式(如Genesis HealthCare私募基金)、。


但2017年,,以及对中国企业最终达成交易的担忧。对此,中国企业或将采用灵活的应对举措如以“分手费”的形式递交预先保证金(天齐锂业收购澳大利亚矿业公司Talison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或者可以与其他非华企业组成财团进行共同投标。这些方式举措均有助于获得招标企业信任——竞标企业一直在为达成协议而努力。


【特别声明】

本文信息来源:网络等

部分图文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属原作者所有;如觉侵权,请及时和我们联系核实后作删除处理。


更多精彩资讯 请关注

泽瑞股权投资




友情链接
荣耀30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