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量化投资联盟

地方政府严控债务风险 一季度基建投资现降温信号

PPP工作中心 2020-07-23 16:43:41

摘要:

从中央的种种举措来看,约束地方政府资金来源成为破题的关键。金永祥表示,卡紧地方政府资金来源之后,地方政府有无偿债能力将一目了然,这对把控地方债务风险非常关键。

9.2%,23.5%;7.5%,13%。对比国家统计局2017年、2018年同在4月17日发布的这两组数据可以看出,2018年一季度的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基建设施投资增幅,均明显低于去年同期,而基建投资降幅更大。

“这可能与ppp项目清理、金融去杠杆有关。”独立咨询机构北京福盛德经济咨询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冯建林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PPP项目主要涉及的就是基建领域。

在冯建林看来,目前地方债总体可控,但局部地区存在风险。

事实上,自2014年起,财政部每年推出一批PPP示范项目。截至2018年2月,中国公布了4批PPP示范项目名单,共计1093个项目,投资额超过2.5万亿。

但硬币的另一面却是,PPP盛宴之下乱象频生。因此去年11月,财政部发布的“92号文”,要求各省级财政部门在2018年3月31日前完成本地区PPP项目管理库集中清理工作,并报财政部金融司备案。

很快,新疆、湖南、江苏等地方密集发布PPP项目退库及整改通知,暂停或停止了不合规的PPP项目,受此影响,基建投资也开始降温。

基建投资降温

基建投资增长缓慢,或与严控地方债务有关。

“今年地方的固定投资增长会有所下降。比如新疆,去年固定投资增长率为50%,今年压缩至15%,而且一律不许新增债务。因为去年一下子增加了很多债务,今年处理时发现债务超过红线。还有浙江安吉县,其债务超过GDP的130%,也不允许再增加新的债务了。”最近在新疆、四川、浙江等地调研地方债务的信域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杨志荣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此次财政部说得很清楚,权利义务要切割,不能把债务留给下几任,尤其不能让没有收益的资产打包进城投改善资产负债表再去融资。”杨志荣说。

当问及刚公布的基建投资数据有所下滑与政府债务严控是否有关时,联讯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向《华夏时报》记者直言:“会有一定的影响。现在的地方政府不能对城投提供隐性担保,就是要切断信用担保链条。”

目前的情况是,在严控地方债务的背景下,地方政府如何保证重大项目上马。李奇霖认为,可以走融资租赁。所谓融资租赁是集融资与融物、贸易与技术更新于一体的新型金融产业,由于其融资与融物相结合的特点,出现问题时租赁公司可以回收、处理租赁物,因而在办理融资时对企业资信和担保的要求不高,非常适合中小企业融资。

“过去,地方融资渠道主要是发债券和PPP。在当前降杠杆的背景下,债券规模受限制,接下来就是控制PPP(基建领域)项目了。”4月19日,大岳咨询公司董事长金永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PPP较融资平台等以往融资工具在竞争性、透明性、规范性和契约性方面具有优势,未来PPP将有较大发展空间,不仅作为融资方式,而且可能发展为经济政策,在我国经济发展过程中长期发挥重要作用。”金永祥判断。

璞舍投资董事长付祥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过去由于地方政府平台融资过多,以担保、集资或承诺还款等方式累积了债务风险。现在不让地方新增债务,金融机构也不给地方政府的平台公司放款了,因此会迫使一些融资平台转型。”

化解局部地区风险

此次防范和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第一个吃螃蟹的是新疆。

4月4日,新疆发改委官网刊发文章,要求新疆PPP项目全线停工,尤其是资金来源落实不了的,一律不得上报,一律不予受理。

根据4月2日中财委首次会议要求,地方政府和国企要尽快降杠杆,清理债务,化解金融风险。在政府债务中,约60%是地方债务,这是政府债务的大头。而新疆此举正是落实上述政策。

清理的效果也很明显。根据PPP大数据公司“明树数据”的统计,从“92号文”发布之日起至今年4月4日,全国PPP项目库退库高达2330个,占比50%的为基建项目,如市政工程、交通运输、政府基础建设等。

金永祥称,在此之前,为约束地方政府债务,中央相继出台了一系列的措施和文件,“只是效果还不理想”。

地方政府的债务到底有多少?这的确不容易回答,但其构成主要包括地方政府债券和城投债两部分。

首先,最容易确认规模的是地方政府债券。自从2015年地方政府债务置换启动以来,地方政府债每年发行规模均超3万亿元。财政部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达到16.47万亿元,其中政府债券14.74万亿元,非政府债券1.73万亿。

在最新存量数据方面,据统计,参照其Wind统计口径,债市总量当前达到76.01万亿元,其中地方债有3444只、债券余额达到14.96万亿元,位居市场第一。就发行地区来看,全国约30%的地方债余额集中在江苏、山东、浙江、四川和贵州等5个省份。其中,江苏位居第一,共有地方政府债133只,债券余额1.09万亿元。

其次,就是规模巨大的城投债。“一定程度上,城投债也是地方债务。”杨志荣说。

据统计,截至目前,城投债规模达到7.24万亿元,主要集中在江苏、湖南、浙江、天津、重庆,对应的债券余额分别为1.31万亿元、4773.69亿元、4378.82亿元、4012.56亿元和3852.66亿元。

不难计算出,如将地方政府债券存量与城投债存量加起来的话,当前地方债务存量超过23万亿元。

近年来,地方债务问题捆绑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尤其是当城投债的属性问题没有完全解决之余,各地借道PPP、各类投资基金等举债融资。

为打破城投债的政府隐性信用担保,推动地方债务问题解决,2016年11月国务院发布“88号文”,明确地方政府对其举借的债务负有偿还责任,中央实行不救助原则。 随后,多部门跟进细化了文件。如2017年5月财政部发布“50号文”,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融资担保行为;2017年11月财政部发布“92号文”,规范PPP项目;国资委去年11月17日发布“192号文”,规范央企PPP。

2018年3月26日,财政部公布13项举措来加强地方债全链条管理,妥善化解累积的债务风险。金永祥对此表示,此次财政部要求金融企业除了购买地方政府债券外,不得直接或间接为地方政府提供融资,仅允许加强“穿透式”资本金审查和审慎评估还款能力。

从中央的种种举措来看,约束地方政府资金来源成为破题的关键。金永祥表示,卡紧地方政府资金来源之后,地方政府有无偿债能力将一目了然,这对把控地方债务风险非常关键。


 

免责声明

本公众号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报刊及电视台,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者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仅作参考。我们尊重作者的成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非常感谢,支持原创,欢迎投稿。投稿请联系PPP工作中心采编室。15011246621(可添加手机微信)








中国投资协会民投委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工作中心是中国投资协会民投委内设的非盈利机构,其主要职能是:1. 搭建PPP综合服务平台;2. 提供专业的咨询及培训服务;3. 为政府和社会资本的合作牵线搭桥;4. 汇集PPP业内专家,打造PPP高端智库;5. 组织高级别的PPP课题研究与PPP规划设计;6. 建立PPP项目大数据中心、PPP信息网络和研发PPP专项基金等。中国融投网作为中国投资协会PPP工作中心的专业服务网站,目前是我国最大的政府项目服务平台。

地    址:北京市石景山区盛景国际A座10楼

联系电话:010-57537165

邮    箱:pppzhongxin@163.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