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量化投资联盟

大规模资本外流只是一个开始

全球财经视野 2019-12-08 12:28:57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境内国际资本正在加速流出。2014年四季度,除了货物贸易顺差1693亿美元外,其他项目都出现罕见逆差。国际资本外逃可能刺破中国的经济泡沫,从而引发风险。最大的担心还在于房地产领域,包括近期的A股市场。

最大规模资本外流带来严峻考验

  外汇局2月3日公布,去年四季度资本和金融项目逆差912亿美元。创下至少自1998年以来最大的季度赤字。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境内国际资本正在加速流出。2014年四季度,除了货物贸易顺差1693亿美元外,其他项目都出现罕见逆差:服务贸易逆差733亿美元,收益逆差244亿美元,经常转移逆差104亿美元,资本和金融项目逆差912亿美元。带来国际储备资产减少300亿美元,其中,外汇储备资产减少293亿美元,特别提款权及在基金组织的储备头寸减少7亿美元。

  其结果是,中国外汇储备连续4个月下降,截至2014年12月末,余额为38430.18亿美元。从去年开始众多专家预测中国外汇储备很快突破4万亿美元落空了。

  造成国际资本特别是美元流动性16年来最大规模外流的原因是什么呢?用一句话表述就是价值和人民币资产吸引力下降,而美元汇率以及美元资产持续性走强。二者共同作用下,导致国际资本弃中国内地而去,回流美国或者其他地区寻求投资机会。从人民币汇率来看,资本外流是伴随着去年下半年的人民币走弱开始的。2014年人民币汇率创下了最低点的6.2676。

  今年一季度资本外流或将会更加严重。仍从人民币汇率走势看,1月26日、27日、28日、29日的即期人民币较中间价跌幅分别是1.9%、1.7%、1.94%、1.9%,一周数次接近2%的跌停板历史罕见。1月31日和2月1日周六周日后,2月2日、3日两个交易日再次逼近跌停板。特别是3日盘中一度跌至6.2572,较中间价跌了1.96%。

  人民币7天6次逼近跌停对于国际资本来说可能导致恶性循环。即是资本将人民币换成美元逃离作用的结果,反过来又加剧了国际资本的恐慌性出逃。人民币近段时间大幅度贬值,或导致第一季度资本外逃更加严重。

  资本大举外逃对一国经济金融伤害性很大。往往是酿成一国金融乃至经济危机的导火索或者根源。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就是国际资本大举做空的结果。近期的俄罗斯卢布危机也是国际资本恐慌性出逃的原因。

  目前,中国内地资本特别是国际热钱逃离最担心两个方面。首先,如果人民币汇率贬值呈现出不可扭转的趋势性演变,那么,将会使得国际资本雪崩般流出,并且持久性出逃,这时,再多的外汇储备也会被耗干,整体性金融风险必然爆发。

  其次,国际资本外逃可能刺破中国的经济泡沫,从而引发风险。最大的担心还在于房地产领域,包括近期的A股市场。新兴市场体国家一个特点是国际资本涌入较多,而这些资本一旦感觉到赚不到钱,或者货币贬值成本压力过大,就会毫不留情的从房地产和股市等容易泛起泡沫的领域撤离,从而刺破泡沫,引爆经济金融风险。最担心引爆中国的房地产、股市、地方债和产能过剩行业的金融风险。

  人民币汇率贬值导致的国际资本最大规模的外流开始对中国政府特别是央行等职能部门带来重大考验。

  不过,从两个方面看,中国完全能够应对国际资本包括国际热钱大规模撤离的挑战。截止去年底3.84万亿美元的外储是最大保障。足以应对阶段性美元需求的暴增。世界第一储备大国是中国与其他国家最大的不同和最大的底气。当然,最根本的实力还是中国是世界第一贸易和出口大国地位。这给外汇储备创造了不竭的源泉,也给抵御国际资本撤离或者说恐慌性出逃奠定了最为坚实的基础。

  中国的现行金融特别是外汇管理体制决定了不会发生类似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和近期的卢布危机。目前,中国资本项下尚未自由兑换和流动即人民币尚未完全可以自由兑换,汇率是有管控的浮动制而非完全市场化决定。这就决定了中国央行对外汇汇率的管理管控比其他国家要强势很多。中国央行完全可以控制住国际资本流出的节奏、规模和速度。

  当然,资本流出增加从另一方面折射出中国企业走出去发展和投资步伐在加快。此前,官媒都在莺歌燕舞宣扬中国成为净资本流出国,表明中国资本实力大大增强,资本规模急剧增加。虽然从根本上还是过去进入中国的国际资本在流出,但不可否认中国本土资本走向海外确在增加。这对于中国企业和消化3.84万亿美元的外储包袱都是有利的。

  总之,既要重视最大规模资本撤离对中国的考验,又要有能够应对和经受住考验的信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