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量化投资联盟

解析|大规模资本外流是一个危险信号

钱眼 2019-12-04 07:42:49

外汇局2月3日公布,去年四季度资本和金融项目逆差912亿美元。创下至少自1998年以来最大的季度赤字。人民币7天6次逼近跌停对于国际资本来说可能导致恶性循环。即是资本将人民币换成美元逃离作用的结果,反过来又加剧了国际资本的恐慌性出逃。人民币近段时间大幅度贬值,或导致第一季度资本外逃更加严重。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境内国际资本正在加速流出。2014年四季度,除了货物贸易顺差1693亿美元外,其他项目都出现罕见逆差:服务贸易逆差733亿美元,收益逆差244亿美元,经常转移逆差104亿美元,资本和金融项目逆差912亿美元。带来国际储备资产减少300亿美元,其中,外汇储备资产减少293亿美元,特别提款权及在基金组织的储备头寸减少7亿美元。
  其结果是,中国外汇储备连续4个月下降,截至2014年12月末,余额为38430.18亿美元。从去年开始众多专家预测中国外汇储备很快突破4万亿美元落空了。

国际收支形势和结构是一个国家宏观经济的核心部分,因为国际收支的变化,决定资金的流向,资金流向又决定了本币币值的变化,是未来汇率和利率决定的最重要的因素,这从中国人民币汇率这十多年的变化可以看出来。

中国人民币汇率真正的变动是从加入WTO,加入全球制造业产业链的环节,并成为世界工场开始的,这时候大量价廉物美的商品涌向世界,中国呈现几十年持续的双顺差,并且这个双顺差是持续扩大的,最终积累的是大约4万亿的外汇储备,这对人民币汇率形成强大的升值压力。

货币当局为了维持这个世界工厂的地位,其实长期实行了压低人民币汇率的政策,即使从2005年人民币汇率升值开始,也基本是盯住美元的汇率政策,资金大量涌入中国,成就了当今中国的经济。

然而这个模式已经开始打破了,资金不是持续流入中国,而是持续流出,流出的规模正在不断扩大,这个迹象从2012年就开始,但是到了今天,这个拐点已然确立。

我们不用采取过长的期限做对比,仅仅以2913年对比。

2013年我国国际收支还是呈现“双顺差”,其中经常项目顺差占GDP的比重为2.1%,已经较2012年下降0.5个百分点,已经是9年来的最低水平。

2013年,中国国际收支经常项目顺差11688亿元人民币(折合1886亿美元),资本和金融项目顺差15061亿元人民币(折合2427亿美元),国际储备资产增加26749亿元人民币(折合4314亿美元)。2013年,中国国际储备资产增加8017亿元人民币(折合1308亿美元)。

  而2012年全年国际收支其实出现的是经常项目顺差,而资本项目逆差的,2012年,中国国际收支经常项目顺差1931亿美元,资本和金融项目则为逆差168亿美元。而这个数据中经常项目顺差稍低于去年,但资本和金融项目逆差远低于去年。

去年资本和金融项目的逆差,很多人可能以为是我国企业对外投资扩大形成的,不过要注意,外汇局的数据是直接投资净流入亿美元610亿美元,而我国企业去年对外直接投资达1400亿美元,那这部分钱是怎么流进来的呢,2014年直接投资净流入1985亿美元,从以上两个数据比对看,这就能看出至少在直接投资项下资金是大规模流入的。而即使在直接投资净流入这么高的情况下,资本和金融项目是大幅逆差的,可见资金流出规模之罕见。

很多人认为第四季度的资本和金融项目逆差扩大可能是人民币贬值所致,事实上,10月份人民币是升值的,最后两月是贬值的,如果央行没有干预汇率,则10月份资金是流入的,最后两月是流出的,也就是只有大约一个月的流出量就达到以上水平。

资金流出的原因本质上还是宏观经济的下行,投资收益下降,估计11月22日央行降息对资金流出有刺激作用。

现在的情况是,按照中国目前经济的情况,央行应该放松货币,比如降息或者降准,来刺激经济增长,但是在这两个动作尚未开展之际,就出现这么超出预期的资金流出,这估计是对未来央行货币政策的一大考验,如果降息降准,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更大,资金流出会更多,如果不降息降准,经济更加不景气,资金也是照样流出,如何抉择,真正的考验才刚刚来临。

而对于这个数据,2月3日的A股报以多日大幅下挫后的大幅反弹,其中意味更加深长,值得持续关注。

资本大举外逃对一国经济金融伤害性很大。往往是酿成一国金融乃至经济危机的导火索或者根源。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就是国际资本大举做空的结果。近期的俄罗斯卢布危机也是国际资本恐慌性出逃的原因。

目前,中国内地资本特别是国际热钱逃离最担心两个方面。首先,如果人民币汇率贬值呈现出不可扭转的趋势性演变,那么,将会使得国际资本雪崩般流出,并且持久性出逃,这时,再多的外汇储备也会被耗干,整体性金融风险必然爆发。

  其次,国际资本外逃可能刺破中国的经济泡沫,从而引发风险。最大的担心还在于房地产领域,包括近期的A股市场。新兴市场体国家一个特点是国际资本涌入较多,而这些资本一旦感觉到赚不到钱,或者货币贬值成本压力过大,就会毫不留情的从房地产和股市等容易泛起泡沫的领域撤离,从而刺破泡沫,引爆经济金融风险。最担心引爆中国的房地产、股市、地方债和产能过剩行业的金融风险。

冉学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