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量化投资联盟

当当卖身,李国庆敢作敢当否?

CEO在线 2019-11-21 16:05:28


CEO在线,与全球企业家共同成长!

一则收购消息将沉寂已久的老牌电商当当再一次推到了镁光灯下。

3月9日,停牌有两月的海航系旗下天海投资发公告表示,正与当当谈股权购买事宜,但具体方案仍在沟通协商中,交易完成后其控制权不会发生变更。据媒体报道,海航与当当网的收购已经谈了一年多时间,但中间由于创始人李国庆夫妇意见不统一搁置了一段时间。

3月11日凌晨,当当网联合创始人、CEO李国庆在微博上这样写道:“天地孤影任我行,世事苍茫成云烟!祝愿文化电商独角兽当当网敢作敢当”,确认了当当被收购一事。



与BAT相比,当当网目前的规模不算大,但其被海航收购一事,在互联网圈所引发的震荡却远超其身量。因为作为中国最早的电商企业之一,1999年创办的当当在整个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有着特殊的地位。


如果说中国互联网早期市场上有两家电商企业,当当即是其一,另一家是薛蛮子投的8848,今天已烟消云散;而同时创立的阿里巴巴,当时还不够分量;至于京东,当时还在中关村作为卖光盘的实体店铺存在。二十年沧海桑田,世界变化实在太大。

据知情人士透漏,“李国庆想让当当独立上市,妻子俞渝想卖掉,但是在当当俞渝掌管了财政大权,更有话语权,最终还是老婆说了算。”

3月6日,李国庆发朋友圈表达自己对婚姻的看法,言语中夹杂着爱意与恨意,“有时候想一枪崩了他”。这让人不得不猜测,妻子俞渝背着李国庆卖掉了当当,抑或是夫妻二人未谈拢,妻子强硬卖掉。



当当的没落离不开“夫妻店”的弊端。一位离职的当当中层员工直言:“每一个公司都有创始人的特征,每个创始人都有年代的思维模式,李国庆和俞渝是60后,在战略制定上有一定滞后。内部一有创新的想法,就要通过层层讨论,考虑多长时间能盈利,如果失败了怎么办,最后就拖没了,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卡在管理层意见不统一。”


李国庆夫妇也意识到了,“我们弄了一堆规则, 回到卧室不谈工作,结果没说完,又回到厨房重新谈。谈得激烈的时候又回卧室睡觉,我倒头就睡,她半夜三更还在翻来覆去。有时候,我一翻身,她以为我醒了,又和我谈。”李国庆说,两人都很强,有时候在总裁办开会的时候,俞渝反对,他就拍桌子。

李国庆曾诚心劝诫创业者,“如果私下里,我真告诉大家,夫妻尽量别一块创业了。外界也经常传我们俩离婚,为什么没离呢?就一条,价值观还算一致。”当夫妻俩决策上有分歧时,双方就要花足够的时间去说服对方,服不了就再推迟三月。结果,战机贻误。

“夫妻店”固然有其弊端,但终究不是罪魁祸首。有网友评论李国庆作为企业家格局太小,没有气量,对于现在的结局也是毫不意外。网友评论直指其要害。


当当网和阿里巴巴同年(1999年)创办。作为最早的“中国版亚马逊”(1999年创办),在2010年作为中国B2C第一股登陆美股市场时,刘强东的京东还垂死挣扎在巨额亏损之中,阿里巴巴也没有今天数千亿美金的市值。

而今,同样的“夫妻店”,同样的电商行业,马云却能坐拥千亿美元市值。2004年,马云以“公司和儿子二选一”的名义,让妻子张瑛无可奈何地做了家庭主妇(之前任阿里巴巴中国事业部总经理),这就是一种格局,不仅证明马云有格局,也证明张瑛有格局,否则,就没有今天巨无霸的阿里巴巴。

反观李国庆夫妇,一直是小格局地处事。李国庆曾用一封辞职信逼宫“老风头”。2003年10月28日,李国庆发了一封《我的感谢以及任期》的e-Mail,群发给当当网的员工、IDG等投资人,“以抗议风险投资机构不给予控股权”。并且还在信中说,“由于董事会2位股东在创业股权上对我的误导和无赖,我只好选择辞职……但我可以负责地讲:欢迎大家加入我将创办的新的电子商务公司。”


那时,当当网在经过几年的烧钱扩张后,2003年达到了盈亏平衡点。李国庆夫妇感觉腰杆硬了,早期的投资人入股估值不划算了,这时就谋划着过河拆桥——以离职另立公司、并带走管理团队相要挟。

尽管,这一次博弈,李国庆俞渝两口子最终获胜,但是,这样的合作套路,这样的心胸格局,最终让投资人敬而远之,也让当当网在美股市场得不到推崇,直至2016年5月无奈私有化退市。


曾经由于经历过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时代,遭遇过上市无望、期权变为废纸,团队成员陆续出走的窘境,李国庆深挖洞广积粮的策略曾经救过当当,使其在一度拥挤至300多家的早期赛道上胜出。但在后期的烧钱大跃进的时代,却又显得失之保守,小格局地想要“稳稳当当”。

当初李国庆想引入服装品类时,妻子俞渝就不赞成,因为会造成亏损,影响财务表现。后来则协商采取折中方法,第一年把亏损控制在1000万以内做。

但在烧钱的电商市场,尤其是在服装品类上,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很难在市场上占据有利地位。在原创文学、数字等业务上也是如此,俞渝都会划一条亏损红线,亏损额不能超过某个千万级的数字。一方面要发展,一方面又设红线,某种程度上造成当当虽然在很多业务上钱花了,却没有取得成效。

李国庆和刘强东是好友,但却是两代人。像京东一样敢于9年亏损188亿,以当当的格局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当当讲究的是稳重,先活下来再活出性格。


当当与京东曾大打价格战。但当当丧失主动,被动跟随,节衣缩食,将更多精力放在了品类调整和价格调整上,没有在公开市场上筹集粮草,更没有进行更大的战略布局。

从刘强东和李国庆无数次在微博上的对骂来看,两人风格都是“简单粗暴直接”,刘强东把这种个人风格直接输入给了整个京东。而李国庆,从骨子里是一个稳健的商人,他和俞渝,这对稳健的夫妻档习惯精打细算的运营企业,当对手们发动如此不计成本的凶悍攻势,他们的战术是,不战。李国庆曾说,当当要省吃俭用,把对手耗死。



而京东在2007-2011年,获得了15亿多美元融资——这笔钱实实在在的砸在了仓储、物流、员工、技术上面,烧出了一个大平台的基础设施。

多数人甚至包括李国庆在内对电商大战的理解更多是——价格战,而忽略了价格战背后的电商产业链建设。而这无疑正是刘强东的成功之处,李国庆相比刘强东,野心小了,格局小了。

从资本的角度看,李国庆夫妇简直就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家的另类,因为在大部分时间里,在其他企业拼命寻找资本的时候,当当却屡屡选择躲着资本走,从拒绝亚马逊收购到怒怼摩根士丹利到私有化退市,当当离资本越来越远。稳重是当当十八年来作为创业者的性格,成也稳重,失也稳重。



在投资人心目中,李国庆是让自己落袋为安的负责任的创业者,刘强东是把刀架在投资人脖子上绑架着前行的企业家。但前者安安稳稳,只能让他们赚些小钱,后者风险巨大,却可能赚到大钱。两个都没错,但你猜投资人更喜欢谁?

当当为什么做不大?是上市时机问题,也是业务布局问题,更是商业竞争问题。但说到底,还是创始人的性格问题、格局问题。李国庆说,以前马云经常开会商量说怎么打当当,现在(京东上去),当当成了小三之后,挺幸福的。现在来看,这是没落的征兆啊,哪来的幸福可言……

(部分素材来源于网络)


编辑:童倪

主编:忆歌


 更多精彩内幕

CEO在线

全球企业家共同成长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