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量化投资联盟

四年近9倍的收益 IDG如何续写旅游投资新传奇?

宜信财富微助手 2019-06-11 16:36:32


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内旅游消费市场。偌大的旅游投资市场,让投资者们心旌摇动。对于旅游投资这块蛋糕,股权投资“战狼”IDG资本早已嗅到了甜甜的香味。


IDG旅游投资版图是从哪里开始的?有人回答说,千里之行,始于乌镇。毕竟,四年近9倍的回报,足以写进商学院教材。


于是,我们想知道IDG投资乌镇背后的故事和逻辑,以及它未来该怎样继续在旅游投资领域攻城略地?


本期《财富夜话》,我们请到了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投资总监李默丹和宜信财富高级副总裁赵若冰,带领大家一起探索IDG的旅游投资版图。



1

1

1

问:众所周知,旅游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作为一种经济产业,中国旅游业发展也是非常的迅猛。您能否向大家介绍一下旅游业处于怎样的发展阶段,未来前景如何?


李默丹:好的。确实,大家对旅游行业是非常不陌生的,因为旅游就是我们现代人消费的一个主流方向。最近十年,大家对于旅游习惯的普及程度以及花费的心思,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大家都非常的踊跃。不管是国内游还是国外游,都已经成为一种家庭的团聚或消费的模式。


而且,越来越多的家庭会在年节时间出游,这个其实在过往是没有那么常见的。这也恰恰说明了整个行业的一个发展趋势。


首先,整个行业的规模扩展非常快。我们有一种数据:从1984年开始起,大概这三十年间,我国总旅游人次大概增长了22倍,旅游行业收入从1985年的80亿增长到了2016年的3.9万亿,增长了486.5倍。


与其他的行业去对比,可以发现旅游业是一个增长非常快速的行业,过去几十年的平均增长率达到了20%以上,并且目前还在迅速增长的过程当中。我们看到,消费升级背景下旅游业是有一个非常好的发展机会。


如果我们再去看投资的方面,也会发现两个很明显的趋势。一方面,和景区相关的投资现在仍然处于一个高度火热的状态。从中国人的旅游消费习惯来讲的话,景区一定是旅游的首选之一。因为中国大好河山,有非常多的自然环境条件和非常突出的景色,有些已经是5A、4A,有很多的资本已经进入开发了。


还有很多没有被完全开发到,或者说没有开发得那么好的地方,这些地方其实都有待资本进一步去挖掘它们的价值。特别是在新一代的旅游消费升级背景下面,这些景区去做这个事情,就有非常多的新的点可以去融合进来。


过往可能一个景区门票会是一个主要掏钱的地方,对于这些公司来讲,门票也是一个特别重的收入。但其实,在看过去七八年、十年的一个增长轨迹,除了门票之外,其实酒店和其他的文娱的需求促成的消费,占到了新的旅游综合体很重要的收入部分。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变化。我们也看到现在去开发旅游产品,休闲度假概念的、文化旅游概念的以及旅游概念的产品占到了多数。这个,其实也是跟我刚刚讲到消费升级的趋势是直接相关的。


那么从地区去看,过往一线城市的旅游行业发展非常快。目前也是一样,北京、浙江、江苏、山东这些地方的旅游投资仍然是占据了制高点的。但同时,中西部旅游投资非常快。比如说2016年,整个西部地区投资了将近3700多亿在旅游行业,占全国比重达到接近30%,同比增长接近40%。所以未来不管是客源的角度还是投资的角度,中西部一定是未来一个关注的热点。


最后我们想讲的就是说,整个行业未来会有一个全新的黄金发展区,而且跟养生、体育、教育、会议这些新型的发展需求会结合的非常紧密。我们也特别期待资本进入,能够从供给侧去真正的升级,然后孕育新的旅游产业的金矿。


大家都去过不少的景区,可能也去过我们一会讲到的乌镇、古北水镇,我相信大家的体验是非常不同的。因为从过往大家去旅游匆匆几日来回,到现在大家能够静下来、闲下来,去做一个休闲游、奢华游的这样一个体验。我想,旅游给大家带来的感官上的变化是非常具体的,未来也一定会是持续的。

1

2

1

问:IDG在旅游行业最精彩的投资案例莫过于乌镇项目了,能否给我讲讲其中的故事?


李默丹:如果我们讲乌镇,最早可以追溯到1999年陈总(陈向宏)打造乌镇产业园的时候。他自己就是乌镇人。他之所以要把乌镇建成一个古镇,是有自己的一个情怀在里面的。我们看到乌镇其实也是陆续开放的状态,最早的时候开放了一小片比较小的面积,比较利于改造。它是一点一点的发展成为新型旅游综合体的一个概念。


到现在,乌镇已经完全开放运营了,成为每年有近十亿收入体量的一个旅游综合体。可以讲,乌镇已经是不输给任何一家上市的或大型的景区。


那么乌镇是怎么做到这样一个规模体量呢?其实这里面有非常多精细化运营和产品设计,以及服务提供的理念的一个概念在这里面。


古北水镇其实从乌镇的基础上获得了另外一种升级,更好地体现了休闲旅游和度假游的概念。古北水镇位置非常特殊,在司马台长城附近。古北水镇把文化创意和景区结合得非常好。每个人在古北水镇能够有多方面收获,既可以静下来休闲,也可以在文化方面得到很多的启发和收获。我想这都贴合了我们讲的新一代旅游产品开发的一个模式。


在IDG的这个角度来说,他们其实是这两个项目的投资人。比如乌镇项目,他们是2009年通过参股的形式进入的,过了几年把这个项目卖给了中青旅,获得了非常丰厚的回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一个接近于9倍的回报。


那古北水镇的部分,目前IDG还是整个项目的第一大股东,在这个项目上尽管还没有打算退出,但是有非常大的把握。


2014年开业的古北水镇,2016年的客流量已经是243万人次了。而且收入已经超过了7个亿,利润已经达到2015年4倍的水平。所以我们看到,整整不到三年的正式运营时间,整个古北水镇的情况是非常好的,我们也预期IDG会在这个项目上继续有非常好的业绩表现。


IDG乌镇项目团队很难去复制,他们在精细化运营、产品设计和升级方面的体会,也可以讲是过去十几年中国最成功的一个团队了。

1

3

1

问:算上乌镇、古北水镇,这已经是IDG第三次和蒋建宁、陈向宏团队合作。IDG为什么会选择他们作为长期的合作伙伴,这其中有没有故事可以跟我们投资人分享的?


李默丹:我想这应该是IDG一贯以来的投资风格。首先在任何一个行业内做风险投资最重要的就是看人。IDG之所以当时会选择蒋总雅达这个团队来做这些投资和合作,我想一个最关键的原因还是在于IDG团队和雅达团队的化学反应是非常好的。


在中国做旅游有非常多不同背景的人马,但真的能够像雅达国际的蒋建宁先生和乌镇的陈向宏先生的团队做到这么专业,每做一个项目,都能够做的非常成功,而且从项目的体量和规模上不输给任何一个上市公司。这样高水准的的团队,在国内打着灯笼难找。


有一个细节是,其实外界有非常多的资本和非常多的政府机构,主动邀请蒋总和陈总的团队去当地做旅游开发,为什么蒋总和陈总最终还是选择跟IDG合作呢?


因为,资本跟产业结合是一个联姻的过程,是双方相互选择的过程。双方在乌镇和古北水镇上面形成了非常好的一个默契,乌镇最早是陈总亲自操刀去策划的,他是把一点一滴的每个地方,都是注入了自己的心血。


这个项目在相对比较成形和成熟之后,在2009年的时候,IDG资本作为重要的投资方进入了,当时也是看到乌镇的一个良好的发展前景。在2013年的时候,IDG又将中青旅带给了乌镇团队,当时蒋总还在中青旅任职CEO。所以,其实这几方是有非常久的合作渊源。


在乌镇项目落地和成功之后,大家又重新原班人马做了古北水镇。古北水镇经过三年建设,在2014年10月份正式开业了。这是第二次合作的作品。古北水镇的体量确实是非常大的。如果按照景区面积的话,大概会是乌镇的两倍有余。而在增长的速度上面,我们也看到,古北水镇目前还处在一个非常惊人的增长态势上面。


所以,经过这两次项目的合作和磨合,双方有了非常好的默契,把资本的打法和产业运营的方法很好结合在一起。也找到了一个能够在一个项目的生命周期中,找到合理进入和退出的周期。这个节奏对于投资人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你必须选一个对的时机进去,然后用对的方式培育它,继而在一个相对好的时候让它跟资本市场对接,完成一个漂亮的退出。这方面应该是IDG团队、蒋总团队和陈总团队,是有非常好的经验的。

1

4

1

问:IDG未来在实景演出投资方面有何打算呢?


李默丹:过往IDG除了在景区方面投资之外,他们也投资了类似“观印象”这样的公司,在十几年演出方面有非常成功的经验,是有着非常高的艺术造诣的一家公司。


IDG作为这个团队过往的投资方,跟这个团队也有非常深的合作历史。他们觉得,其实中国的一些景区周边有非常好的这种文化,有些IP投资的机会。中国除了地大物博之外,文化基因其实也是非常深厚,而且在各个地区,他们都有自己独特的一些文化和一些历史的故事。


那这些地方的文化和历史故事有没有被充分的挖掘呢?它的商业价值有没有充分被体现出来呢?那就不一定了。至少从过往来看,这一块可能是整个中国旅游业还没有做的那么好的一个地方,也是未来前景比较大的一个地方。


正因为看准了这样一个机会,大家想要一起把过往在“印象”系列的成功经验复制到这些景区去。大的概念就是,结合当地的文化和一些有名气的历史背景事件,去做这种实景演出,以及像3D这样的电影投资项目。应该说,这些产品的嵌入能够很好的改变整个景区的旅游生态和收入的模型。


像过往来讲的话,很多地方可能因为一个事而出名,那么大家过来看一眼,走马观花过来转一转,可能是半日游一日游的概念了。其实人在旅游中的消费需求是没有很好的刺激出来的,当你而把文化演艺更加深入地制作,以及呈现出来的时候,势必能吸引游客有更多消费需求出来。


一方面你会来看演出,那么演出变成一个全新景区的招牌。看演出之后,天色一晚,人需要留下来,那么也会拉动在景区的一些住宿消费的需求、餐饮的需求,以及更多的休闲娱乐的需求。所以,把实景演出作为一个新的切入点,去带动整个景区项目向综合性旅游综合体升级,这是一个很好的创意,我们也非常的看好这个团队组合。因为,过往不管从资方投资的角度,还是从运营方的角度,以及经营结果的表现结果上来看,确实国内很难有这样一个强强联合的团队去复制这样一个事情。我想这也是这个团队的核心竞争力所在。

1

5

1

问:中青旅也是跟IDG合作多年的老朋友了,可否分享一下以往合作的背景故事和合作亮点?


李默丹:好的。其实乌镇项目刚刚已经提到过了,就是双方非常成功的一次合作。


从IDG的角度来说,它做了非常创造性的一个退出。2009年进入到乌镇这个项目当中,2013年把对应的股份卖给了上市公司中青旅,获得了非常好的一个回报。对于中青旅来讲,他们站在上市公司的角度,也非常需要这样一个成熟的资产。一方面它是一个很稳定的现金流,而且规模仍然在不断的扩大。乌镇相关的概念,它的产业能够包容的元素也越来越多,仍然是一块非常有想象力和增产潜力的资产。


所以应该是一个双赢的交易,通过这样一个交易,双方也达成了这样一个默契。其实中青旅在整个旅游产业链的布局是非常完整的,景区只是他们的一个部分。中青旅算得上是国内目前全旅游产业链布局的一个非常有实力的大型上市公司。IDG资本和它之所以合作,一个原因就在于他们看到了目前中国旅游业一些经营不善的机会。


为什么这么去说呢?因为,中国地大物博,其实是有很多资产是处于亚开发,或者说没有被很好开发的状态的。那作为这个产业的引领者,他们有非常好的资本和非常强的能力,能够去做提升这个事,去做扩能这个事,这也是这个基金的宗旨所在。

1

6

1

问:最后想请您总结一下IDG在旅游行业投资的前景?


李默丹:旅游业现在也是各方资金都关注的一个热点,关键在于我们发现这个产业的发展和转型其实非常快,因为整个市场的需求变化非常快。


现在如果你不结合IP,结合文创,结合综合旅游体的概念去做开发,你可能不适应这个市场的变化,你可能做不出一个成功的事件。所以旅游业一定是一个产品和要素形式越来越丰富,新技术新创意推陈出新,而且投资的机会越来越多的一个行业。


我们丝毫不怀疑这一点。我们觉得,这也是能够支撑IDG资本愿意再花十年的时间去经营,去干这个行业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IDG以及雅达国际团队、中青旅团队,在业内都是响当当的、一流的实际操盘手和管理人。过往他们做的乌镇项目、古北水镇项目、雅达产业园项目,以及观映象等等一些项目,都是在业界首屈一指的综合创意文旅类项目:既有相当的规模体量,又能够体现最新的产品呈现方式,还有最强的、最先进的服务意识。


综合上来说,整个团队的引领能力、创新能力和实际运营管理能力在业界也是首屈一指。我们相信,做这样一个行业的投资,资本能够让他们持续受益。


一方面他们拿新项目的时候,有足够的口碑。因为每拿到这样一个项目,它的体量非常大。面对庞大对象的层次,也是非常高的:你需要去跟政府打交道,需要跟各路的资本,各路人马来来回回。作为一个颇有口碑的团队,他们在这一点上无疑是有非常强大的沟通经验和先发优势的。


我们从四个标的资金最终的投资项目筹备的情况去看,发现一个共通点:我们说一系列的这种自然资源,或人文环境非常稀缺,非常有发展潜力的这种项目。


而且,项目从类型上横跨了从新建到综合开发的阶段,整个项目的收益前景和风险的把控是非常平衡的。

1

END

1

“猜你喜欢”


8张PPT,看懂家族信托的精髓

下一个十年的备忘,财富如何传承?

赵若冰:中国企业家财富传承的思与辩

做好财富传承没那么简单,信托携手保单才够看

是时候带一波节奏了,看看宜信财富是怎么带你游学的

智慧胜过一切财富,曾经世界首富的家族传承是如何被打破的?

70年,10亿美元,肯尼迪家族的财富如何传承?可能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本文仅作为知识分享,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对内容的准确与完整不做承诺与保障。过往表现不代表未来业绩,投资可能带来本金损失;任何人据此做出投资决策,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