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量化投资联盟

风险贼大!投资机构起诉致同会计所索赔3100万

深圳市鼎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2019-05-26 16:44:19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两项判决书,判决书显示,两家投资机构起诉致同会计所要求赔偿3100万,最终致同会计师事务所胜诉。

 

两项判决书,分别为《浙江正茂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致同会计师事务所侵权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中山久丰股权投资中心、致同会计师事务所侵权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先说说这审的究竟是啥事:

 

 

 

这个案件要追溯到2012年广州越秀企业对拟IPO企业健盛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进行了尽职调查,觉得这家企业非常有前途,就领投了,浙江正茂和中山久丰分别也出资1500万元进行跟投。

 

时隔一年,这次投资就变得不这么愉快了。2013年10月,公安局就浙江正茂公司被骗1500万元的相关情况向颜耀军进行了询问。结果是健盛食品的确隐瞒了健盛公司对外担保的事实,协议中载明健盛公司没有对外担保,但实际上健盛公司对外担保涉及20多家企业,2012年6月份,涉及担保金额1个亿左右。不用说,浙江正茂公司、中山永丰两家公司损失惨重。

 

之后两家投资机构以致同会计所出具虚假报告为由将审计机构起诉至法院,要求审计机构赔偿投资损失3,000万元。

 

本次案件,两次法院审判的逻辑都很有借鉴意义。下面是两次法院民事判决书部分原文:

 

一审法院对于当事人有争议的事实,认定如下:

1、京都天华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的京都天华审字(2012)第1327号审计报告是否为不实报告。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容许性危险与违法阻却理论,如果会计师事务所保持必要的职业谨慎,严格遵守执业准则和规则即“执业准则”,但仍未能揭示被审计事项中的个别错弊,即属于审计活动的固有风险。因此,审计报告真实与否,应由法定的审计程序来加以比较衡量,而不能以审计报告与实际结果是否有出入来加以衡量


投资机构所提供的(2014)三民初字第61号《民事判决书》,解决的是其与健盛公司、颜耀军之间的合同纠纷,该份判决撤销增资协议的理由为健盛公司在与浙江正茂公司签订《增资协议书》时,故意隐瞒了健盛公司、颜耀军涉及多笔民间借贷或担保的债务问题。


被审计单位故意隐瞒的行为,主要涉及被审计单位的会计责任,无法作为致同会计所承担审计责任的直接证据,且浙江正茂公司亦无举证证明致同会计所存在司法解释第五条规定的被审计单位与会计师事务所共同故意出具不实报告的情形,因此,致同会计所并不因健盛公司故意隐瞒行为对浙江正茂公司承担审计责任。相反,致同会计所为证明其严格恪守执业准则,尽到必要的职业谨慎,提交了涉诉情况汇总表及企业信用报告(贷款卡信息),以证明其出具审计报告时已查询健盛公司的涉诉情况,健盛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并无涉诉。

至于浙江正茂公司质证认为部分查询时间晚于审计报告出具时间,违反了审计程序的意见,一审认为,不实报告的认定,以客观不实为前提,查询结果与事实相符,一审不再对程序真实进行评价,因此,对浙江正茂公司的相关意见不予采信。


现待证事实真伪不明,应由负结果意义的举证责任的一方承担不利后果。就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活动侵权责任而言,其侵权责任的成立,利害关系人必须证明四个条件:1.出具不实审计报告;2.利害关系人受到损害;3.会计师事务所存在过错;4.不实审计报告与利害关系人受损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虽然司法解释对会计师事务所过错及因果关系采取举证责任倒置的归责原则,但举证责任的倒置并不改变举证责任分配的一般原则,对权利成立规范要件事实即出具不实审计报告并不受到影响,仍应由浙江正茂公司承担,浙江正茂公司仍应提供认定不实报告的初步证据。


因此,应由浙江正茂公司承担举证证明不能的不利后果,一审法院不认定京都天华审字(2012)第1327号健盛公司二○一一年度审计报告为不实报告。

 

2、浙江正茂公司是否为利害关系人。


一审法院认为,两家投资机构为广州越秀企业的跟投机构,所以,先对广州越秀企业投资决策行为进行评价。商事主体的商事行为是一项复杂的经济活动,广州越秀企业投资决策过程中涉及多份审计报告,如取得了健盛公司2009、2010年度的审计报告,因此,首先应确定本案审查的范围。除应当由人民法院依职权调查的事实,如涉及身份关系、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等,其他事实的审查应充分尊重当事人的处分权,当事人没有主张的事实,法院不予理睬。


本案只需在当事人提出的事实和理由范围内考量其起诉(或答辩)请求的成立与否。因此,本案只审查广州越秀企业是否为致同会计所出具京都天华审字(2012)第1327号健盛公司二○一一年度审计报告的利害关系人。


根据司法解释第二条规定,因合理信赖或者使用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不实报告,与被审计单位进行交易或者从事与被审计单位的股票、债券等有关交易活动而遭受损失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应认定为注册会计师法规定的利害关系人。


利害关系人受损的直接原因为其合理信赖或者使用了不实审计报告而进行了经济交易或商业决策,损失的真正原因是被审计单位存在欺诈或者经营失败,而会计师事务所基于过错未及时发现或披露相应错弊。


依据会计师事务所承担民事侵权赔偿责任的法律规定和原理,会计师事务所承担的是合理的保证责任,而非绝对保证责任。在会计师侵权民事责任领域,不实报告与利害关系人的损失之间的因果关系,应考量报告使用人是否实际信赖或者使用不实报告。广州越秀企业应当负有证明对审计报告的信赖是相关交易得以完成的主要原因的举证责任。


其次,影响当事人进行投资的决策因素是多元的,除了审计报告之外,还有利害关系人的经营发展策略、市场的波动、个人的风险偏好及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主体的虚假陈述行为等多种因素。本案中,影响广州越秀企业投资决策因素,至少有2009年审计报告、2010年审计报告、颜耀军的虚假陈述及对赌的风险等等,但广州越秀企业并未提供直接证据证明其投资决策的主要原因是对健盛公司二0一一年度审计报告的信赖。一审认为,广州越秀企业的投资运作和管理,具有一定的科学化、规范化、制度化,因此,其对投资决策作出后收到的审计报告,是否有进行分析评价、合理利用,应负有初步的证明责任,但其提供的管理办法,公章使用登记表等证据无法证明对审计报告有进行过评价或者利用,与其严格的管理程序不相符。本案两家投资机构作为跟投机构,其主要数据来源于广州越秀企业,投资机构提交的投资分析决策表,无法证明其交易完成的主要原因是合理信赖健盛公司2011年度的审计报告,即使其参考了涉案审计报告,但其投资结论与未使用该审计报告的广州越秀企业作出的结论一致,也印证了涉案审计报告不是浙江正茂公司决策投资的主要原因。因此,一审法院不认定投资机构为致同会计所从事审计业务活动中的利害关系人。

 

在审理过程中,经双方当事人协商,一审法院曾确定由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北京天正华会计师事务所(普通合伙)对涉案审计报告的真实性、因果关系及致同会计所过错等事项进行鉴定,但最终两家会计师事务所均不接受鉴定

 

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提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一审判决,判决致同会计所赔偿因其侵权行为给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造成的损失人民币1500万元、1600万元。2.一、二审诉讼费用全部由致同会计所承担。

 

二审法院认定内容如下:


本院认为,2012年5月5日,致同会计所(原单位名称为:京都天华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编号为京都天华审字(2012)第1327号健盛公司2011年度的审计报告系致同会计所接受健盛公司委托对健盛公司2011年的财务状况进行年度审计的。


根据健盛公司与致同会计所签订的《审计业务约定书》约定,该审计报告主要用于健盛公司2011年度所得税汇算清缴;致同会计所在审计过程中取得的审计资料主要来源于健盛公司提供的全部会计资料和其他有关资料,并对健盛公司的银行贷款、对外担保及诉讼情况进行了审查。因此,该审计报告不是浙江正茂公司委托致同会计所出具用于投资决策的专项审计报告


浙江正茂公司作为专业的投资机构,也是广州越秀企业的跟投机构,在与健盛公司签署《增资协议书》和注入投资资金前,对健盛公司进行的尽职调查和投资决策分析过程中是否单独参考或主要参考并使用了致同会计所出具的涉案审计报告,根据浙江正茂公司提供的有关电子邮件材料显示,涉案审计报告系广州越秀企业的项目负责人方晟任于2012年5月29日从对健盛公司进行上市辅导的主办券商国金证券投资银行部项目经理周华处取得的,而浙江正茂公司何时取得涉案审计报告并没有材料证实,也没有证据证明涉案审计报告系由健盛公司或者致同会计所直接向浙江正茂公司提供的。


浙江正茂公司提出其《健盛公司尽职调查报告》和《健盛公司投资分析决策表》中均使用了致同会计所出具的涉案审计报告中有关数据,因致同会计所对该尽职调查报告和投资分析决策表的真实性和证明内容不予认可,且浙江正茂公司作为跟投机构,在决策投资健盛公司过程中,虽然有对健盛公司进行了尽职调查,但根据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单独或者主要参考并使用了致同会计所出具的涉案审计报告而作出投资决定。从《健盛公司尽职调查报告》作出的时间2012年6月15日与《健盛公司投资分析决策表》签字投资表决的时间2012年6月16日看,浙江正茂公司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作出投资决策,可以推定主要参考了主投机构广州越秀企业的尽职调查结果和投资可行性报告及投资决议。此外,浙江正茂公司未能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致同会计所出具的涉案会计报告为不实报告。故浙江正茂公司提出因其依据致同会计所出具的涉案审计报告而进行投资决策,并根据决策结果向健盛公司支付了投资款导致损失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审中,浙江正茂公司提出一审法院在未征得双方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终止司法鉴定程序,损害了其合法权益的上诉理由,因双方当事人在二审期间均未提出重新鉴定申请,应视为当事人放弃鉴定申请,故该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健盛公司经传票传唤,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判决。


综上所述,浙江正茂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11800元,由上诉人浙江正茂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END—

免责声明:所载内容来源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转载的稿件版权归原作者和机构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掉。


【联系方式】

注册地址: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

管理总部:深圳市福田区益田路4068号卓越时代广场3909室

电话:0755-23890300

邮编:518017

邮箱:dingfang@investorigocapital.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