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量化投资联盟

新兴市场资产5月遭遇大规模抛售,外资共抛出123亿美元

路透晚报 2019-05-12 06:16:09

路透中文国际组编译

外国投资者5月抛售123亿美元新兴市场资产

新兴债市和股市流出的资金规模不相上下

4月时新兴市场仍获得资金流入


国际金融协会(IIF)周二公布的数据显示,上个月新兴市场遭遇大量抛售,外国投资者总计抛出123亿美元新兴市场债券和股票资产。


其中新兴债券和股票市场流出的资金规模旗鼓相当。以地区来划分,资金流出规模最大的是亚洲,流出80亿美元,非洲和中东总计流出47亿美元。


新兴市场4月底时就被抛售,创IIF有记录以来第二长抛售期,为2016年11月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最长抛售期。


“驱动资金流出新兴市场资产的因素中没有一个特别突出,”IIF的分析师在报告中指出。


“起作用的看来是一系列因素:各国特有的国内因素,比如阿根廷和土耳其的融资压力,抑或巴西卡车司机罢工;美国关税威胁和报复行动重燃;意大利和西班牙政治不确定性。”



在全球借贷成本升高、美元走强的背景下,亦有证据表明信心下滑正在对广大新兴市场国家造成影响。


年内迄今投资组合的流动仍为正值,约流入460亿美元,但比起上年同期录得的1,340亿美元,已经大幅减少。


IIF一项指数记录了外资正在买入/卖出资产的新兴经济体数量。该指数目前均低于特朗普当选总统后、以及2013年美联储计划削减刺激吓跑外资时的水平,而仅仅高于金融危机高峰过后、以及2015年中国人民币意外贬值后的水准。



但包括不动产、工厂或其他资产的资本投资在内的更广泛国外投资者信心指标,则让新兴市场投资人更受鼓舞。


这类数据滞后时间更久,但IIF估算4月净流入新兴市场的资金为320亿美元,远高于2017年每月平均流入的70亿美元。


2018年前四个月净资金流入1,100亿美元,2017年同期为370亿美元。


4月净流入土耳其的资金为100亿美元,墨西哥净流入约80亿美元,为2015年1月以来最高。


巴西的资金流入平平,阿根廷和印度则双双变成净流出,分别是2017年5月和2016年2月以来首见。


IIF还预估,贸易加权计美元若升值10%,将使新兴市场年度净资金流入减少约950亿美元。


“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全球贸易版图如何演绎,”IIF分析师表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