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量化投资联盟

【独家调研】机构投资者最看重分析师什么?

新财富投研圈 2021-04-06 09:48:42

本文来源:新财富plus ID:xcfplus

本文作者:卢海、新财富 周舒婕
作者卢海系新加坡管理大学访问教授、会计学院副院长(研究)、多伦多大学会计学教授


在机构投资者和分析师自己眼中,行业知识和研报逻辑都是最重要的因素。同时,双方都看重过往股票推荐业绩上市公司、行业协会资源广度与整合能力。而被机构投资者认为第二重要的分析师的正直和专业性却只在分析师自身认为的重要职业素养中排名第7


进一步对比美国金融分析师2011年对该行业职业素养的排名可以发现,分析师的正直和专业性被排在第1位,盈余预测已落于10名之后,而股票推荐业绩并未入榜。


机构投资者一直在资本市场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在西方资本市场中,机构投资者在上世纪90年代的市场份额就已达到70%。虽然早期中国股市主要由散户组成,随着金融市场的不断发展,机构投资者的市场比重正在逐步增加。以沪市为例,统计数据表明2011-2013年散户持有市值平均仅为21%,其余为机构投资者或者一般法人(含机构)持有。


相对于个人投资者,机构投资者在做投资决策时,拥有更多的资源来获取专业的研究报告。那么证券分析师的研究报告对机构投资者的投资决策有显著影响吗?在2015年股市持续波动的情况下,证券分析师还能为机构投资者提供有价值的信息吗?《新财富》杂志社在2015年底对机构投资者进行了调查。本文将利用调查的数据对机构投资者如何做投资决策,他们对证券分析师在不同市场状况中的信任程度,以及机构投资者在市场中的表现进行详细解读。

 

保险/信托/银行扛起资产半边天




在受访机构中,有一半的受访者从事于私募/投资公司类型的公司,30%来自于公募基金或者券商,而保险/信托/银行仅占18%,国有投资占2%(图1)。而就受访机构的管理总资产来看,机构数量占比18%的保险/信托/银行管理着55%的总资产,而数量占比超过一半的私募/投资公司管理的资产却仅占15%(图2)。这说明保险/信托/银行是最主要的市场参与者,大量的机构投资资金由少数的机构管理。管理资金的中位数同样佐证了上述观点,保险/信托/银行管理资金的中位数为100亿元,而私募/投资公司管理资产的中位数仅为10亿元。

 



进一步分析154名受访机构代表(基金经理)的背景中可以发现,64%的受访者拥有硕士学历,拥有博士学历和仅拥有本科学历的占比分别为16%和19%。与证券分析师不同的是,其中只有47%毕业于985高校(排名前五位的学校分别为:上海财经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清华大学和对外经贸大学,表1),44%毕业于非985高校,另有9%毕业于香港大学,多伦多大学等境外高校。

 



从年龄上看,56%的受访者介于31-40岁之间,29%介于41-50岁之间,平均年龄为36.8岁,而卖方受访金融分析师的平均年龄为33岁。而从在现任机构的任职时间来分析,有超过一半的受访者在现任机构工作3-5年时间,25%的投资人在当前机构工作时间少于2年,而只有18%的受访者在现任机构工作超过5年。


表2反映了受访者的职业发展轨迹。由于不少受访者曾经就职于多家投资机构,使得曾任机构占比总数大于100%。对比受访者目前所在行业与之前工作行业信息可以看出,大多数在公募/券商与保险/信托/银行从业的投资人都曾有过在同行业的工作经验。同时,拥有公募/券商的工作经验后进入私募/投资公司是行业中较为普遍的现象。数据显示,在私募/投资公司工作的受访者中,57%有公募/券商的工作经历。这说明,公募/券商为大部分投资机构从业者提供了良好的就业和职业发展平台。由于来自于国有/央企投资的受访者较少,数据显示100%的此类受访者都曾经就职于私募/投资公司。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国有投资公司对有着私募/投资公司工作经验的求职者更加偏爱。

 

 

与分析师建立稳定合作关系是主流

 

通讯和互联网技术的发达,使得投资者可以从多元的渠道获取及时的投资建议。当被问及他们以何种方式第一时间获得分析师的推荐意见,有36%的受访者中表示是通过微信群/QQ,33%通过邮件研报获得信息。曾经作为主要信息获取渠道的电话、机构销售推荐和第三方研究平台等传统信息媒介已不再受青睐。令人惊讶的是,同样作为各大信息提供机构极力打造的沟通平台,微信公众账号有其信息单向交流及受众广泛的特点,但是投资者并不会在第一时间利用公众账号提供的推荐信息(图3)。



值得信赖的分析师通常与投资者建立了稳定的合作关系,而频繁更换分析师说明投资者并未找到自己满意的合作伙伴。从《新财富》获取的调查数据中可以看出,72%的受访者拥有固定的分析师,频繁更换分析师的投资者仅占28%。这说明大部分投资者是依赖并且认可券商分析师的。

 

然而,当问及机构投资者如何选股时,仅有30%的受访者依靠信任卖方分析师的推荐,超过半数(59%)的受访者仍然以公司内部投研体系的判断结果作为选股依据(图4)。该数据结果从侧面说明,大部分机构投资者有着完善的内部投资决策体系,在选择股票时,基金经理并非直接依靠卖方分析师的意见来做投资决策。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不同市场环境中,机构投资者对分析师价值的认同并不相同。有53%的受访者认为,分析师的价值在2015年6月的股市震荡中有所下降,而只有29%的受访者认为金融分析师的价值得到了提升。这表明在恶劣的市场条件下,即使是有着丰富的市场分析经验的分析师也不能够准确地把握市场动态,做出满足投资者心理预期的投资建议。

 

2015年6月之前,股市疯涨,6月之后则呈现了一派截然不同的局面。对受访者在不同市场环境中关注重点的分析可以发现,机构投资者在不同市场环境下的确有着不同的关注侧重点(表3)。在牛市中,机构投资者会更关注市场情绪,而在熊市中,对个股的判断成为最受关注的因素。这表明,在牛市行情中,投资者更倾向于追随市场从而获利,而在熊市行情中,投资者期待通过对个股及行业的深度研究,选择优质个股来跑赢大盘获得更高回报。

 

 

更为看重分析师的行业知识和专业性


除了对机构投资者在不同市场环境中所考虑的因素进行分析,我们也对分析师被机构投资者信任原因进行了进一步挖掘。我们把机构投资者对分析师信任因素排名与分析师自己对行业职业素养排名(详见《新财富》2015年12月号《最佳分析师是怎样炼成的》一文)进行对比发现,双方对分析师应该具有的素养虽有类似的认知,但不同之处也十分显著(表4)。

 


比如,“分析师行业知识和研报逻辑”在双方眼中都是最重要的因素。同时,双方都看重“该分析师过往股票推荐业绩”和“该分析师的上市公司、行业协会资源广度与整合能力”。而被机构投资者认为第二重要的“该分析师的正直和专业性”却只在分析师自身认为的重要职业素养中排名第7。这说明投资建议的使用者期望分析师能够在做出专业判断时秉持正直和专业性,而分析师本身并不认为该因素是成为一个成功分析师最重要的因素。

 

再进一步对比美国金融分析师2011年对该行业职业素养的排名可以发现,分析师的正直和专业性被排在第1位,盈余预测已落于10名之后,而股票推荐业绩并未入榜。参考1999年至2011年美国金融分析师职业素养排名的变化,我们发现股票推荐业绩排名在1999年还被排在第5位,自2003年后消失于前10,在2009年仅排名第11位。这表明现今中国金融市场参与者对行业及职业的认知与早期发达市场非常类似,随着市场体制的不断发展,该排名也呈现动态变化。另外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中国机构投资者和中国分析师认为分析师的资源广度和联系是一个重要素质,但这在对美国基金经理的调查中没有反映出来。

 

机构投资者在市场中的表现


2015年股市持续动荡,很多投资者在年中股市震荡之前收获的利润在后半年股市回调中都大幅缩水。那么,机构投资者2015年在市场中的表现到底怎样呢?

 

从彭博终端中提取了沪深300中10个行业(按照标准普尔GICS划分)的市场回报率,并与受访者获利前3名的行业进行对比,可以发现受访者盈利最高的行业与市场实际回报基本相符(表5)。其中,信息技术与医疗保健在两个排名中均位列前3名。非必需消费品(如汽车、奢侈品、传媒等),常用消费品(如食物、饮料、居家用品等),和基础材料(如化工,建材,金属矿产)的市场表现与受访者的盈利一致。而受访者表示盈利行业排名第3的金融行业(包括地产与金融),其2015年度市场实际回报仅在10个行业中排名第9。这或许是因为机构投资者拥有更专业的内部员工以及更丰富的资源,使得他们在2015年6月金融类股票下行之前已经转投其他行业,从而使得在上半年金融股票的回报得以实现。值得注意的是,由于GICS划分中的工业行业涵盖了较多子行业,如航空航天、商业服务、交通基建等,导致工业行业在受访者盈利行业中排名第1。



 

进一步把推荐盈利行业股票的分析师与2015《新财富》分析师排名榜进行了交叉对比,可以发现投资者自我报告为他们带来盈利前三名的分析师大部分都排名靠前,其中有56%来自于新财富上榜明星分析师,13%来自于入围分析师(表6)。这说明《新财富》分析师排行榜较为客观地反映分析师们在市场中的表现。



 

注:依据《2015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办法》,34个分析师研究领域,各研究方向上榜名次为前三名;特别规定,宏观经济、策略研究、金融工程、固定收益、以及候选人/团队数达20人或以上的研究方向,则公布前五名。入围名单为,上榜前三名的公布前五名,上榜前五名的公布前七名。



本文为新财富原创内容,转载请保留原貌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