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量化投资联盟

疯狂的PE们:大疆融资爆棚 百家机构竞逐认购

CareerIn投行PEVC求职 2019-07-27 06:33:18

  昨日消息,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大疆”)新一轮融资的第一轮竞标结果已于近日出炉。

  大疆创新共收到近一百家投资机构的保证金与竞价认购申请,各家认购金额的总和已超出原计划的30倍。大疆创新计划融资规模为10亿美元,整体估值达150亿美元。

  这一轮被称作Pre IPO的融资,因为大疆成长性预期和即将上市的可能,让大疆成为了融资过程中名符其实的强势“甲方”,这位投资者告诉腾讯《一线》。

  而超过30倍的认购让这位投资者内心忐忑,将面对何种前景心中无底。

  因为这轮融资采取了一种招标形式的D类+B类结合的融资形式。大疆采取了一种新的设计,让想参与融资的投资机构们拿出更多诚意,愿意投资多少比例的D类无息贷款融资,才有资格配上B类股权融资。比如,如果某投资者承诺拿出9000万无息贷款融资,1000万B类股权融资的话,他优先被大疆选中的可能性,要远大于5000万无息贷款的融资+5000万B类股权融资。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4月3日第一次公布最高5亿美元(单个机构最高认购额)的平均D(债)/B(股)认购比例为1.29,即1万美元的B股对应1.29万美元的D债。

  早先,大疆融资额度是5亿美元,后来变成7亿-8亿美金,现在可能又变成10亿美金,不断变化的消息,在圈子内已经传了近一个月。

  天眼查数据显示,本轮融资前,大疆创新已经在2013年1月到2015年5月完成了5次融资,融资金额多的达7500万美元,少的也在数千万美元。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中国、远瞻资本、麦星投资、中恒星光、新天域资本、Accel Partners等。

  《中国证券报》称,中证君获取的一份资料显示,大疆创新认为第一轮的竞价方法或有潜在漏洞:由于信息不透明导致了有的投资者可能得知其他投资者的D/B认购比例甚至是最高比例,而绝大多数投资者都并不知道。

  为修复这一漏洞,大疆创新会在第二轮竞购中对方法进行调整。

  上述资料显示,大疆创新第二轮竞价认购暂定为期三周,4月20日下午5点结束。公司会于4月3日、8日以及15日下午4点前公布给投资人目前竞价D/B认购比例最高的5亿美金的平均D/B认购比例,以供参考。

  大疆还有可能每周会淘汰掉D/B认购比例位于最底部的投资人。

脱胎深圳

  这家有八成销售额来自海外的独角兽企业成长于深圳。深圳这座用中国0.6%的土地创造了中国13%GDP(数据)的城市,自2010年来以多项政策扶持科创企业,不断聚合着来自中外的高科技人才和源头技术创新。大疆公司总部位于深圳市南山区,在深圳市南山区,这块总面积182平方公里的区域已有约140多家公司陆续上市,这是全国任何一个区县都未达到的密度。而这些上市公司中不乏有腾讯这样的世界级科技巨头。

  从2018年3月由科技部公布的《2017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来看,深圳共有10家企业上榜,这些企业中一半以上的独角兽企业业务与科技相关。

  2010年开始,深圳市推出的引进高技术人才的项目“孔雀计划”,在若干重点领域引进并支持海外高层次人才团队和海外高层次人才来深圳创业创新,按照该计划,纳入范围海外高层次人才,可享受80万元至150万元人民币的奖励补贴及居留和出入境、落户等特定待遇。

  直到2017年,这里仍不断推出吸引高科技人才的政策,并计划到2020年引进不少于10名自然科学领域诺贝尔奖科学家,对于符合条件的诺奖得主深圳市政府将给予最高1亿元建设资助。

  这个过程中,这家公司已经从十几人的创业团队成长为在2016年全年销售额达到100亿元的公司,并有八成收入来自全球消费无人机市场。

  从2014年中国无人机航拍市场逐渐火热,到2015年整个消费级无人机行业投资趋热,大疆在销售额方面进入了爆发期,直到2016年,当消费级无人机行业进一步细分,尤其是自拍无人机,在市场竞争中胜出的大疆被业内公认为独角兽企业。

  自拍无人机作为消费级无人机的细分领域之一,是一种以拍摄功能为主的便携式、轻小型消费无人机。不同于专业航拍无人机,这类便携式无人机适用于日常消费,面向大众化消费者而非小众的无人机发烧友。

  2016年5月,零度智控(北京)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零度智控”)推出首款自拍无人机产品Dobby,9月 Yuneec昊翔发布自拍无人机Breeze,全球运动相机知名厂商Go-pro发布可折叠无人机Karma。直到10月,大疆也介入市场,先后发布了折叠机mavic、Mavic Pro。

  一位长期专注消费级无人机行业人士称,大疆的无人机一经推出,在性能、价格方面很大程度上优于前述几家无人机公司,包括零度智控。10月以后,零度智控公司员工已经有小批离职潮出现。

  全球调研机构NPD.Group发布的《2017年二季度消费级无人机在美线下销量分析报告》显示,大疆消费级无人机在美线下销量增长77%,这其中包括2016年9月新推的主打消费级无人机机型MavicPro,其占大疆二季度线下销量45%。

  监管互动

  在无人机行业做到一家独大的企业,能在何种程度上参与行业监管,这是大疆在2017年4月以来开始思考的问题。

  2017年4月中旬开始成都双流机场连续发生无人机扰航事件。5月,与无人机监管相关的各种会议密集召开,5月16日,中国民航局就发布了《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要求自6月1日起,民用无人机的拥有者须按要求进行实名网络登记。

  即便自第一代“精灵”系列产品开始,大疆就在产品中配以详尽的说明书和安全飞行指引,面对一系列扰航事件仍然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在去年6月,大疆公司相关人士称,“2016年占大疆总销售额20%左右的中国区销量,在最近这段时间,有小幅度下滑”。这是中国区销量的首次下滑。

  这一规定的下发对于无人机领域的冲击,堪比2016年底网约车新政对于共享出行行业的影响。事实上,大疆在无人驾驶航空器上有一套科学有效的管理办法。在一次媒体通气会上称,如果需要,愿意将该套管理体系提供给政府相关监管部门,以及分享给其他无人机厂商。

  大疆也曾多次向监管部门推荐自己的安全监管技术,但这一举动并没有收到积极的回应。2015年12月9日,中国航空学会主办了一场遥控航空器系统安全管理平台和技术交流会。会上,大疆首次作为民营企业向成员介绍自研的安全监管系统,即遥控航空器安全管理服务系统。在功能上,相当于无人机云系统。

  从扰航事件到实名监管,这家无人机独角兽企业开始反思身处的监管和市场环境:大疆作为无人机制造商,在空域监管中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当然在这涉及到空域安全监管领域,即使在行业里已经做到了世界第一,也并不意味着就可以成为标准。

  在2017年6月,大疆副总裁邵建伙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大疆作为无人机制造商,在空域监管中属于被管理者的角色,不能既当球员又当裁判。

  届时邵建伙刚参加完一次由无人机监管部门举办的内部会议并得知有人谣传他在会上表示“大疆弃守中国市场”。

  如今对于实名制系统的开放,邵建伙称,公司希望承担技术开发者的角色,将系统公开给政府和同业厂商,但不会来运行系统,用户只有到民航局注册,而不应该到大疆这里来注册。

  此后,一些新的监管方案正在陆续出现。2017年8月,民航局运输司发布征求《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从事经营性飞行活动管理办法(暂行)》(下称”《办法》”)意见的通知,首次将无人机纳入通航领域管理范畴,该《办法》委托中国航空运输协会通航分会经营许可申请的在线审查等监管工作。

  从《办法》的制定到落地,徐华滨也代表企业表示了积极支持态度,他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大疆正积极和相关部门保持密切的沟通并管理协调了合作企业及经销商遵从新规。

  同时徐华滨也谈到,大疆作为一个被监管对象。规章制度出现后,公司正在和大量的合作企业及经销商沟通,去遵从监管方面的规定。同时,公司也和相关部门保持非常密切的双向沟通,无人机行业技术迭代非常快,2-3年就会经历一次技术迭代周期,所以企业也应该把对技术的一些思考和监管部门进行沟通。

  直到2018年1月26日,工信部装备工业司发布一则消息:关于公开征求《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意见的通知,这意味着中国首次规定无人机空域的分级分类管理,而这也是中央军委空中交通管制委员会首次参与制定的暂行条例。无人机行业监管也由此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版权声明:CareerIn除发布原创干货以外,致力于优秀投行/PE/VC文章精选、精读。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联系方式:微信instructor33(原号instructor11和instructor22已加满)


CareerIn19周投行/PE/VC学徒计划9期春夏班正在招生中(戳我看课程招生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