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量化投资联盟

吴思进:我认为目前风投投资的方向几乎都是错的 | 币佬说

大盈财讯 2019-06-10 11:01:32

本文经授权转自公众号:布洛克财经,转载经重新编辑。


【时点对话】时艳强对话吴思进


对话嘉宾:

吴思进

33复杂美创始人及CEO

时艳强

布洛克财经创始人

全球高校区块链爱好者联盟主席



嘉宾简介


吴思进,33复杂美创始人及CEO,浙大本科硕士毕业,金融数据专家,精通量化交易及区块链,主导多家世界500强区块链项目落地。2014年申请第一个区块链发明专利,2项已授权,目前累计申请专利50多项,全球区块链专利排名前十,主要区块链项目有供应链金融,供应链管理,积分,钱包,交易所。



【第一问】


时艳强:吴总1997年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2008年创建了复杂美科技,目前复杂美科技已经获得多项区块链科技专利。简单来讲你的经历可以划分为哪些阶段?这期间对你印象最深的一个人和一件事是什么?对你此后产生了哪些影响?


吴思进:大家好,我在2008年成立复杂美,每个人都会问为什么叫复杂美?我在浙大读研究生的时候看了一本书叫《复杂》,它的意思是说生命是从简单往复杂发展,生命越高级它的形态越复杂,还有一个意思是混沌,就是有序和无序之间的状态。我原来做过量化交易,2013年开始投资区块链、比特币等虚拟币。


2013年塞浦路斯银行倒闭,我有个朋友告诉我,他的朋友借了四十万欧元存在塞浦路斯银行,银行告诉他的朋友银行倒闭了,只能给他十万欧元。当时在欧洲的人发现钱存在银行并不安全,因为银行会倒闭,但是比特币不一样,比特币是每个用户可以自己保管,不需要存在银行,只要自己记住私钥就可以动用比特币,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这比黄金、银行保管的财富更安全。


在2011年和2012年,我也接触过比特币,但是只买了0.5个,因为没有研究所以没有买更多。我觉得如果碰到新事物,你如果有机会去研究一下说不定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如果没有去研究,那么这个机会也就错过了。2013年我研究发现区块链是不可篡改的,可以传递价值、可以重塑社会信用。我觉得区块链是一个颠覆世界的伟大创新,当时区块链的暴涨我觉得是有道理的,我很快投了十几万并赚了一百万,当然如果不跑出来也会亏掉。


我为什么会写专利?因为当时我投了十几万最多赚到将近两百万。我想如果私钥在电脑里遗失了,那么损失可大了。因为当时我父亲有四个专利,所以我就想把这个想法也写成一个专利,在2014年申请了专利,2017年授权通过,这可能是中国第一个区块链专利,也标志着我们是区块链技术的开拓者。


2015年,我们又到政府部门讲区块链,当时要做一个区块链票据撮合系统,我们用以太坊做了一个票据交易所。但因为以太坊有很多的局限性,虽然可以用,但性能不够好,所以我们最后增加人手组建团队,研发了自己的链的技术,后来在海航海平线、美的金融用了我们的区块链票据撮合系统。


在区块链热的前几年都坚持不断的研究,到2017年尤其是今年,区块链非常火爆,客户非常多,所以我觉得看准方向并且坚持不懈的努力,那么成功的概率就非常高。



【第二问】


时艳强:据说吴总曾经见了上百家的传统风投公司,都没有谈成融资,能否谈谈当时的经历和原因?而当下区块链行业大热,很多传统VC都纷纷转型区块链行业,对此你又如何看待?传统VC投资区块链领域时都会碰到哪些问题?


吴思进:当时我们去政府部门讲区块链,政府对区块链是非常关注也非常的积极,所以我觉得这个行业肯定会有非常大的发展,实际上我们也确实见了很多风投。但在2015年根本就没有懂区块链的风投,2016年,虽然区块链开始热起来,但大家对这个技术也是完全不了解,只知道这个东西很好,大家还在研究,给出的估值也都非常的低。我自己有些资金,所以我觉得公司没有必要去融资。


到2017年,我们做了很多项目,包括多家世界500强的项目。风投还是不明白区块链到底有什么用,包括我们自己可能只是知道区块链肯定是有非常大的应用,但因为没有非常好的盈利模式,所以风投也很难有相对合理的估值,后来很多风投也见到我说“没想到复杂美发展那么快,完全出乎意料。”


到2018年,尤其是比特币、以太坊继续大幅度上涨,引起更多人的关注,风投也纷纷进入区块链。但我认为真正看重应用投入的风投几乎没有,为了炒作而来的风投居多,所以他们也很难做出一个比较好的投资。而我认为现在风投投资的方向几乎都是错误的,最后谁能成功非常难说。


大多数风投主要还是以投名气、团队,炒作为主,所以我认为真正有价值的投资还没有出现。但像我们这样的企业因为前面没有拿到一个很有价值的风投背书,所以也没有特别大的跟投,但我们觉得自己有资金也有实力可以大规模的应用落地,因为我们现在的客户非常多,每天都有三到五波客户过来,也有资金的收入,风投并不是必须的。


传统风投参与区块链还是非常困难,因为他们还是无法理解区块链是怎样的赢利模式。我认为区块链的盈利模式和互联网是完全不一样的,最终可能区块链企业是不需要盈利的,并且它也不是靠盈利生存的,它是一种共享经济的模式。大部分风投对区块链公司还是不懂,所以他们没有办法投资真正有价值的项目。



【第三问】


时艳强:复杂美科技成立于2008年,当时的复杂美科技主要做关于哪方面的业务?你是在什么契机下带领复杂美科技投身于区块链技术的?目前复杂美科技的项目都取得了哪些进展?未来复杂美科技在行业都有哪些布局和规划?


吴思进:我的个人经历是做过期货、证券还有外汇,我在投资方面有一些天赋,所以我想通过计算机编程把我的一些思想写成程序然后自动去赚钱。我们甚至在交易所的开发上也花了很大的力气,在量化和交易所方面有很多的经验积累,基本上也都做成功了。但到2013年我们发现比特币技术是颠覆世界经济和社会的机会,所以我把工作重心放在区块链的研究上。


我们在区块链方面布局比较早,所以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参加很多会议去传播区块链知识,也认识了很多的朋友。我们有现成的Demo,最早的海平线、美的金融还有电力巨头等世界五百强的企业让我们做区块链的票据交易所、积分、授信融资、企业白条等项目,这对我们技术的验证和经验的积累以及品牌都有非常大的帮助。


我们现在的重点是给所有的企业尽可能的发企业白条和积分,我们认为企业白条和积分是2018年的爆款,通过区块链的信用传递可以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并且供应链管理可以让中小企业的生产和贸易流程更容易验证,向人家展示你自己的实力,可以让更多的供应商和采购方找到你,更好地进行销售和相互协作,这是以前做不到的。


复杂美在区块链方面已经有将近五年的研究,我们的技术积累是非常大,包括CHAIN33公链有50个研发人员,其他还有200个人,一共有250个人做底层技术和应用,在国内能够满足更多的需求。我们在交易所和各种钱包方面也有很深的研究,可以给大家提供很多的服务,所以和复杂美合作的企业可以获得全方位的技术支持,有很大的优势。



【第四问】


时艳强: 2017年,上海邻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海平线”与33复杂美达成合作,将区块链技术首次应用于票据领域。吴总能否简单讲讲海票惠的商业逻辑是怎样的?它解决了票据领域的哪些问题?你认为目前区块链技术在应落地方还面临着什么样的问题?


吴思进:这个项目是企业把在央行ECDS系统中收到的商业承兑汇票在区块链上进行挂牌,资金方使用代币,通过以币换币的方式促进交易。一方面方便了商业承兑汇票的管理,另外一方面解决了融资困难的问题。目前交易量已经接近两百亿。


我们认为区块链技术经过2015年至今两年多的发展已经消除了瓶颈,区块链技术对大多数企业而言大有裨益,但主要问题在于大家目前没有充分认识到区块链不可篡改的重大意义。此外,大家没有进行更勇敢的尝试,和买币是同样的道理,不买币就赚不到钱,同理可得,如果不尝试区块链,就永远不知道区块链给企业带来的好处。目前区块链可以将资产、债权债务上链,也可以做企业白条,这对企业的作用是巨大的,但是很多企业没有勇气去尝试。


目前大家对区块链的认识仅仅停留在技术层面,认为区块链是一项解决了不可篡改、安全、隐私等问题的技术,没有完全理解区块链的作用,实际上这只是区块链的一部分,因而大家把比特币和区块链的应用认为是泡沫,事实上区块链的应用才刚刚开始,大家没有意识到区块链将产生巨大效益。对大部分公司而言区块链根本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意识问题,他们没有努力消除顾忌去发现区块链的价值,因此丧失了非常多的机会。



【第五问】


时艳强:据了解复杂美团队目前已经研发申请了50多项区块链技术,在业内也是屈指可数,你们是如何做到的?这些专利都是关于哪些领域的,解决了哪些痛点?在研发过程中遇到那哪些问题?你们又是如何解决的?


吴思进:我父亲写过四个专利,我个人也比较有专利的意识。众所周知,中国人的创新能力不比外国人强,我们认为应该要写专利从而证明中国人的创新力。作为较早的探索者,我们在区块链的性能、数据传输以及应用方面有大量的难点,于是在克服难点的同时便把这些解决方法方案写成了区块链专利。


例如我们的第一个专利是钱包找回专利,解决的是当私钥遗失的情况下,利用备用的助记码将币找回,我相信以后大多数公链都会用到这项专利。


再例如我们的分片技术在两年前就可以做到每秒一百万笔,但在实际的应用中没有这样的场景,缺乏实际性。又比如在数据传输上,由于区块链上数据传输量非常大,可以利用一些方法让数据传输量大幅度减少,减少网络拥堵来提高效率,从而降低资源的占用。此外,我们在大量的供应链金融以及钱包的使用方面都撰写了专利用于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



【第六问】


时艳强:你曾经有观点指出,区块链是今后20年内最大的投资机会,能谈谈你是如何看待区块链投资的?你投资区块链项目的标准有哪些?有人士认为区块链投资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会成为泡沫,对此你作何评价?


吴思进:我认为目前区块链最大的投资机会是公链,因为公链是基础,在不确定公链的情况下投资别的应用都有风险,而且区块链项目的同质化非常严重,每个行业可能有几十家甚至上百家企业同时在做,大家用一个PPT装模作样地做一些应用,我认为成功的概率很小。此外,我认为做软件外包的区块链公司成功概率不大。我认为目前投资区块链最重要的是投资公链,投资各个应用的区块链到底谁会成功,这其中还有很多人的拼杀,目前很难判断,应该说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区块链或者币都会成为泡沫,最后真正能存活下来的可能是区块链生态,或者是垂直领域中深度挖掘的行业应用。



【第七问】


时艳强: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室副主任伊震涛表示:数字货币的形式是一种趋势。你对伊振涛副主任所说的‘形式’如何理解?这是否意味着将出现政府信用层面背书的数字货币?你对数字货币未来的前景如何看待?


吴思进:我觉得政府背书的数字货币是没有问题,但我觉得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所有的个人和企业都可以发行自己的数字资产或白条,这并不是要削弱国家的主权,而是因为区块链本身就是可以用个人的信用去发行债务,这可以大幅度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为实体经济服务。我觉得货币的本质就是为经济服务,如果个人和企业能够发行数字资产和信用或资产抵押发行的白条会更好。


我认为大家一定要突破条条框框的限制,用资产抵押或者是以信用抵押的数字资产、白条之间的交易,可以大幅度减少对金融机构的依赖。如果大家都用个人信用和企业信用进行交易,可以大幅度减少金融成本,使社会财富巨增。大量的资产会以提货单的形式写在区块链上,这就可以较少对金融机构的依赖。比如说一篮子提货单,一篮子商品本身就可以用于支付或者物物交换,这是区块链给老百姓带来的巨大的福利,所以一定要好好地利用它。



【提问一】


时艳强:听话FM创始人田大超先生在做客布洛克财经时提到,评价吴总是中国版的马克扎克伯格,对此你如何看待?你对自己是如何评价的?


吴思进:这个评价有些夸张,马克扎克伯格很厉害,我只是因为有一些天赋,后天也很努力,再加上运气不错和有些投资眼光,在技术方面有些创新能力,最重要的是能够坚定不移的认为区块链会颠覆世界,所以我会集中我的力量团结更多的人去完成这个事情。


复杂美是在2008年成立的,在技术方面和团队方面有非常好的积累,我们的团队非常团结,他们很努力也很努力。我觉得现在有越来越多优秀的人才和大量客户涌进来,所以我们一定要把握这个机会,和大家一起努力把区块链做好。



【提问二】


时艳强:2018年5月7日,炒股软件同花顺上线数字货币行情频道,对此你如何看待?股票软件进军数字货币,这利空还是利好?


吴思进:这是非常自然的事情,纳斯达克要开比特币交易所,说明比特币已经获得主流国家和机构的认可,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事实,越早进入机会越大。我觉得传统的金融机构和互联网企业对其开展的认知还是没有那么超前。对于我们创业公司来说,还是有比较大的优势,因为在认知上和组织机制上有非常大的优势,我们的行动力和效率都非常高。


想了解更多精选区块链、币圈资讯?长按下图二维码关大盈财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