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量化投资联盟

最高院:公司法定代表人与他人合伙投资,借用公司资质进行项目建设,公司不应认定为合伙主体!

金融审判研究院 2019-11-30 16:47:24

欢迎朋友圈转发!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裁判概述:

鑫兴达公司虽然是其法定代表人张险峰一人出资设立,但其与张险峰个人分别是两个独立的民事主体,合伙协议由张险峰个人签字无公司印章且协议内容约定张险峰的系个人出资义务,协议签字不应视为张险峰代公司履行法定代表人职责,本案事实是各自然人合伙投资借用公司资质进行建设,鑫兴达公司并非案涉合伙投资《协议书》的一方合同主体。


案情摘要

1、甲方张险峰与乙方于会波、王春发、周军签订《协议书》:甲、乙双方约定共同出资开发讷河市翠湖名苑项目;以鑫兴达公司名义对外开发该项目

2、另查明,鑫兴达公司是由其法定代表人张险峰一人出资设立。

3、后因项目开发中出现不和,鑫兴达公司诉至法院要求于会波返还占用翠湖名苑项目资金1亿元并对翠湖名苑房地产项目进行清算。


争议焦点

鑫兴达公司与法定代表人张险峰个人,谁是本案诉争的《协议书》的一方主体?


法院观点

首先,从签订《协议书》的主体看,甲方为张险峰,乙方为于会波、王春发、周军,主体中并未列明鑫兴达公司,且无公司签章。

其次,从《协议书》的内容看,甲、乙双方四人约定共同出资开发讷河市翠湖名苑项目,并约定了出资比例、利润分配比例以及甲、乙双方的权利义务和结算方式等。内容明确约定了张险峰个人的出资义务。

最后,鑫兴达公司虽然是其法定代表人张险峰一人出资设立,但其与张险峰个人分别是两个独立的民事主体。

综上,本院认为虽然诉争项目开发及建设审批相关手续登记在鑫兴达公司名下,但该公司仅系该项目的挂靠单位并非案涉《协议书》的一方合同主体,本案诉讼属于主体不适格应裁定驳回。


案例索引:

2016)最高法民终35号


相关法条:

《民诉解释》

第三百三十条 人民法院依照第二审程序审理案件,认为依法不应由人民法院受理的,可以由第二审人民法院直接裁定撤销原裁判,驳回起诉。

《民法总则》(参考)

 第六十一条 依照法律或者法人章程的规定,代表法人从事民事活动的负责人,为法人的法定代表人。

法定代表人以法人名义从事的民事活动,其法律后果由法人承受。

法人章程或者法人权力机构对法定代表人代表权的限制,不得对抗善意相对人。

……

 第一百七十条 执行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工作任务的人员,就其职权范围内的事项,以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对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发生效力。

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对执行其工作任务的人员职权范围的限制,不得对抗善意相对人。


实务分析:

公司法定代表人在外从事经济活动,其行为是个人行为还是履行公司法定代表人职责的行为?是否应当有公司承当相应法律后果?这直接关系到公司、个人和相对人的核心权益。

我们先梳理一下相关法律规定。《民法通则》第43条规定:“企业法人对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承担民事责任。”该规定过于笼统;《民通意见》第58条规定:“企业法人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以法人名义从事的经营活动,给他人造成经济损失的,企业法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该规定从侵权的角度予以规定,缺乏全面性;《民法总则》在前者基础上通过六十一条第2款规定明确:“法定代表人以法人名义从事的民事活动,其法律后果由法人承受。

对比,民法总则六十一条第2款删除民法通则43条的“其他工作人员”、增加“以法人名义”。这样的修改是因为法人的其他工作人员的活动,是否应当由法人承担民事责任可以有代理制度加以规定(民法总则《代理》章节第一百七十条),本条集中重点解决法定代表人行为与法人行为关系的问题。那么结合第一百七十条,判断代表人行为是否应当归属法人时,仍应当首先判断代表人行为是否为职务行为。应当结合本条全文 加以衡量,不能简单地以法条的表面文字表述得出“法定代表人以法人名义实施的行为均由法人承担后果”的结论。

综上,在实务中,审判机关判断法定代表人行为是否应由法人承担后果时,  不仅要在体系上准确把握3条款规定之间的内在逻辑关系,还要将本条规定置于整个民商法体系中加以理解和把握,同时结合查明的当事人行为时的真实意思进行综合判断作出判定。


编辑:刘磊



关注金融审判研究院轻晃茶杯,茶叶时而簇拥,忽而四散,浮沉不定。

长按二维码点选(识别图中二维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