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泽量化投资联盟

大时代资产配置,资本需要信仰

金诚集团 2020-09-15 12:22:15


去年GDP增速“破7”,固定投资增速下降,显现了经济下行的压力。另一方面,创业氛围浓厚,“创客“力量蓬勃生长。人人看似有机会,人人又很焦虑。如何在乱象丛生的经济环境中突围而出?


金诚财富副总裁朱翠华,从“四类资产配置理论”和“资产配置中的四对矛盾”两大角度切入,给这个大时代的资产配置送来了“百忧解”。


金诚财富副总裁朱翠华开讲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这是最好的时代,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在中国发展到现阶段,绝对是最好的时代。这也是最坏的时代,比如这两年曝出来的各种跑路事件。




四类资产配置理论

 第一类:平均值优化方法 

平均值优化方法,就是对各种资产类别进行一些预测,包括它的波动率、收益相关性等做预测,再进行综合测算,实现回报最大化,波动率最小化的目标。耶鲁捐赠基金是这个理论非常有名的践行者,现管理规模超两百五十亿美金的耶鲁捐赠基金在过去三十年里获得了年化13.8%的平均回报。


平均值优化方法属于最老的资产配置理论,也是很多资产配置方案的指明灯。这是一种数学方法,能够测算,方便使用。但针对各类资产类别的各种数学指标也算是假设,其投资组合是否最终能够实现目标跟假设的正确度相关。

 第二类:参照组合

选择一个参照系,一般为比较简单的几个资产类别,确定好配置比例,其它的资产类别参照这个参照组合进行配置。加拿大养老基金是这种资产配置理论的代表,加拿大养老基金在进行管理改革前,资金只能投资货币市场,银行储蓄,收益率年化一点几。为了保证养老基金不至于枯竭,加拿大养老基金在九十年代中期进行了投资改革。改革后采用的就是这种参照组合理论。


目前的参照组合为85%全球股票加15%加拿大国债。如配置其它资产类别,同样会按照本比例拆分计算。过去十年,加拿大养老基金的平均年化回报为6.8%,这种方法的最大优势就是简单。

第三类:风险因子方法

前两类资产配置理论都基于对资产类别的各种量化预测,比如收益率、波动等。但资产类别的风险和收益总很难预测正确,于是有方法说,鉴于资产类别的预测不可能,那我们就考虑风险因子吧。考虑清楚承担哪些风险和范围,然后制定资产配置方案,至于收益,就看天吧。


这就是这种资产配置理论跟前两种最大的区别。但是,随着理论的发展,风险因子越来越多,反而超过了资产类别,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

第四类:最优选择

这种方法同时也否认了资产配置。世界最著名的投资家巴菲特并没有参照前三种资产配置方式管理他的基金。在巴菲特整个投资生涯中,并没有一个完全的由上而下的资产配置策略,而是不断地寻找具体的最优投资机会,实现了滚雪球一样的投资收益。


不断地找寻具体的投资机会,很可能导致最终出现集中的风险,这个时候又回到了前面三类从上而下的资产配置策略,所以,这种方法其实并不能回避资产配置,而只是掩盖了这个问题。


每个人的投资需求以及每一个投资经理的专长不一样,决定了投资是很灵活的;同时,各类资产的未来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投资过程中,关联因素多样,所以对于资产配置而言,只能量身定制。

资产配置框架下的四对矛盾


一、长期VS短期

流动性差就一定是长期投资,流动性好久一定是短期投资吗?

短期投资看趋势,长期投资关注基本面。每一次波动都创造出更多的投资机会。跟着趋势容易追涨杀跌,关注基本面也可能被时间打脸。长期和短期有矛盾,又有平衡。


二、回报VS风险

跟投资人说我这个产品投资目标年化10%,然后对方立马甩你一脸说我自己炒股票每年20%。这就是明显的仅基于回报的比较,完全忽视风险。但什么是风险呢,波动率就是风险吗?回撤代表了最大风险吗?被锁定的损失才是真正的风险。


三、自主管理VS外部管理

自主管理透明,所有的东西都看得到,对于风险管理是有优势的,但时间精力都有限,不可能专业、全面。外部管理,可以有特别全面灵活的一些选择,但透明和掌控会有不便。


四、主动VS被动

比如股票、债券这一类能够公开交易的标准化资产,主动就是去找一个基金管理人,信任基金管理人的能力。被动就是买指数基金,收益交给市场。我们倾向于认为主动管理型的产品都是能超越这个市场平均水平的,但实际情况并不完全如此,阿尔法总是很难获得的。

就资产配置的理论和资本发展的历史,我觉得所有的投资都是需要信仰的,越大的资本越需要信仰。

                                                                                                                                    ——朱翠华